長篇小說:期貨大作手風云錄11

·  
   

《期貨大作手風云錄》作者:逍遙劉強

第五十一節:橡膠101合約三板強平的真實原因!


平倉了所有的橡膠多單,肖遙頓時覺得渾身無力,像一灘泥一樣癱坐在椅子上,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不斷流下,劫后余生的后怕讓肖遙全身不自覺地在發抖,他的內心其實已經崩潰了。


這仗輸的窩囊!這是肖遙此刻腦海中唯一的想法。但窩囊也沒有辦法,期貨市場永遠不相信眼淚!在很多期貨作手的期貨生涯中,有些勝仗贏得稀里糊涂,有些敗仗輸得莫名其妙,特別是在初入期市時,其實大多數人是靠感覺去交易的。想要在千變萬化的期貨市場中形成一套自己的交易系統,談何容易?


肖遙還在胡思亂想,電話來了,是于忠軍的電話。


“肖總啊,你下午3點來一下我辦公室,我跟你談點事情。”于總的語氣異常的嚴肅。


“好,下午見。”這短短的四個字都是肖遙用盡全身力氣才擠出來的,他已經虛弱到了極點。


下午三點,于忠軍辦公室。肖遙一進門,就感覺到了一股殺氣,雖然他來之前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但還是被于總的殺氣嚇了一跳。


“肖總,請坐。”于忠軍惜字如金。


肖遙坐在于忠軍的對面,他其實已經猜到了于總要說的話,但丑媳婦總要見公婆,索性肖遙一言不發,靜靜地等待于總發話。


“肖總,我就開門見山了。我知道這次橡膠上的損失不能全怪你,市場的突變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但我記得我之前已經提醒過你了,我們得到的消失是這次空頭實力很強,讓你小心。但你依舊還是重倉做多了,所以今天的結局你要負主要責任!”


于總停頓了一下,喝了口茶,繼續說道:“你知道,這個投資公司不是我一個人的,我們今天上午開了一個臨時股東會議,大家一致認為這次橡膠事件暴露出您對于大資金管理缺乏風險控制,這讓我們這些投資人非常不安。所以我們遺憾的通知您,您被解職了。按照合同,我們會支付您三個月的違約金。非常抱歉,我們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希望您能理解。”


肖遙依舊一語不發。他不想為自己解釋什么,因為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輸的糊里糊涂,給公司虧損了那么多錢,被解雇也是很正常的事。肖遙拖起疲憊的身軀,站了起來,深深地向于忠軍鞠了一躬!


“于總,實在抱歉,我給公司帶來了那么多虧損,以后有機會我會補償的。再見!”說完,肖遙頭也不回的走了。


肖遙剛走出于總辦公室,迎面就撞上了小龍女。小龍女一把把肖遙拉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關上門,急切的問:“于總是不是要把你解雇?我上午開會時都跟他們急了,這事不能全怪你,再說勝敗乃兵家常事,我們只損失了一小部分本金而已,這么點虧損都承受不了的人能有啥出息?”


肖遙真的有點感動,此時的雪中送炭勝過了萬倍的錦上添花。他勉強的擠出了一點笑容,“謝謝你,小龍女,我真的感謝你對我的信任。于總做的也沒什么錯。一切都結束了。最近身體特別疲憊,我想好好休息一下。再見。”


此時的肖遙什么人也不想見,什么話也不想說,他只想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好好的睡上一覺,希望睡醒后發現這只是噩夢一場!


至于這次橡膠的三板強平事件究竟為何,市場上有著各種傳言,但都無從證實。多年以后,肖遙在同上海期貨交易所的一位高層人士喝酒時,聽到了該人士的酒后吐真言:2000年橡膠三板強平事件的直接原因是空頭主力派人在海南囚禁了多頭主力三天。


事件的大概是這樣的:從2000年上半年開始,江浙的一位胡大戶開始入場做多,對手盤空方是海南的老橡膠。由于國家降低了進口天然橡膠的關稅等利空原因,多頭一直很被動,橡膠101合約直到臨近交割月仍然無法全身而退。所以,拼死一搏的多頭借了高利貸,利用資金的優勢,逆勢進行逼倉,把橡膠101合約走出了一波小牛市。空頭當然也不會束手就擒,想盡了一切辦法,打壓橡膠現貨價格。


但多頭這次是霸王硬上弓,把資金全部集中到橡膠101合約上,誓死逼倉。最終,被逼到絕境的空頭主力終于想到了一招險棋,趁著胡大戶在海南嫖娼時派人假扮警察囚禁了他,把他關了整整三天三夜。而這三天,正是橡膠101合約連續三個跌停的日子。等胡大戶恢復自由時,他已經徹底爆倉了,不但身無分文,還欠了一大筆高利貸。由于是嫖娼被抓,他也只能是啞巴吃黃連,獨自逃命去了!


多么狗血的劇情!肖遙真的不想相信這就是當年讓他一敗涂地的真實原因,但歷史往往就是狗血的,不是嗎?


第五十二節:大理雞足山巧遇高人!


又是一場大病。好像這已經形成習慣了,不管是大贏,還是大輸,肖遙都會在平倉后發一次高燒。這次還是持續的高燒不退。


當肖遙清醒過來時,他已經躺在了協和醫院的病房里,坐在他床邊的是小龍女。


“你可醒過來了,你把人擔心死了,你知道嗎?你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了。”小龍女的語氣中都帶著哭腔。


肖遙勉強地張開嘴,聲音非常虛弱:“謝謝你。是你送我來醫院的嗎?”


“是你爸媽送你來醫院的,他們昨天在這里陪床了一夜,眼都熬紅了,我讓他們回去休息了。”


肖遙再次閉上了眼睛。他能說什么呢?自己真是不孝之子,這么大了還讓父母擔心,哎,只有安心養病了。


一周后,肖遙出院了。在病床上躺著的這一周,肖遙想了很多。他想放棄期貨,改行干別的,但這種想法只是一閃而過,他不是個輕易認輸的人。他也想過小龍女,她對自己的心意肖遙不是看不出來,但他只能裝傻,因為他覺得自己配不上她,自己一事無成,要錢沒錢,要事業沒事業,有什么資格找女朋友?


胡思亂想了很多,但真正可以落實的只有一個:肖遙想出去旅行一下,自己一個人出去旅行,尋找一下真實的自己!


一周后,肖遙和任何人也沒打招呼,把手機關機,自己一個人踏上了旅程。此行的目的地:四季如春的云南大理。


肖遙這次旅行選擇了住在了大理古城的青年旅社,而且特意選的6人上下鋪房間,為的就是多認識幾位朋友。肖遙入住房間的時候里面已經住了5個人,只留下了一個上鋪,這樣也挺好,肖遙欣然爬上了上鋪。


年輕人在一起就是好,很快大家彼此都成為了朋友。大家討論最多的當然還是要去哪玩?肖遙本來也沒什么計劃,索性聽大家聊著。


一個杭州的大四學生顯然已經在大理待了幾天,正在滔滔不絕地介紹他在大理的游記:“我覺得大理最舒服的就是在院子里喝茶看書,藍天白云,蒼山洱海,這種感覺簡直就像是在仙境一樣。要說好玩嘛,我首推雞足山,那是我去過的最純粹的佛教圣地,山頂上的搖簽算卦尤其的靈驗,你們一定要去試一試。”


“雞足山,這個名字肖遙早有耳聞,據說那是釋迦牟尼大弟子迦葉入定的圣地,原來雞足山就在大理。”肖遙突然來了興趣,自己現在正處在迷茫之中,去雞足山算上一卦也許會有意外之喜。就這么定了!


第二天中午,肖遙已經站在了雞足山大雄寶殿的門外。雞足山的確名不虛傳,非常純粹的佛教圣地。這里上的香是免費的,搖簽算卦也只收3元錢,這在普遍金錢化的國內寺廟中已經極其少見了。


肖遙上完了香,就開始搖簽算卦。肖遙非常虔誠的搖著簽筒,很快,一只簽掉在了地上,是第四十五簽。解簽處發給了肖遙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上上簽。


詩曰:羊腸小道各東西,或是投東或轉西,幸遇樵夫來指引,迢迢明路識高低。


后象:前面都是路,何處達天庭。幸遇高人引,前途自暢懷。


斷語:家宅平安,行人還鄉,婚姻和美,走失南方,功名顯揚,求財有分,謀望皆昌,六甲清吉,疾病無防,官事如意,五谷豐收,六畜興旺。


上上簽?肖遙看著這個解簽暗自好笑。自己現在這么倒霉,哪來的什么上上簽?還什么高人指引?高人在哪?趕快出來啊,我都快郁悶死了。


肖遙也沒把這個簽太當回事,隨即便下了山。說來也奇怪,剛才還是陽光明媚的大晴天,轉眼間烏云密布,下起了瓢潑大雨。沒帶雨具的肖遙只好躲在一棵大樹下避雨。


雨一直下,而且越下越大。肖遙正在心煩地尋思著這雨何時能停,突然聽到遠處好像有一個女人的哭聲,沒錯,就是一個女生的哭泣聲。


肖遙也沒多想,趕快順著哭聲走了過去。雨下的很大,視線不是很好,但肖遙還是隱約地看到,拐角處有一個紅衣服的女孩坐在地上,正在大聲的哭泣。


肖遙趕緊跑了過去,仔細一看,是一個二十歲上下的女孩子,腳似乎是崴了,很痛苦的樣子,坐在大雨里正在哭的泣不成聲。


“小妹妹,你怎么了?腳崴了?”肖遙關心的問到。


小姑娘慢慢的抬起了頭,看著肖遙,邊哭邊說:“是啊。我來山上采藥,不想遇到雨天路滑,不小心摔了一跤,把左腳崴了,現在走不了路了。嗚嗚……”


原來如此。肖遙實在不忍心看著一個小姑娘在此哭泣,便說:“小姑娘,你家遠嗎?我背你回家吧?”


“不遠,就在山下拐角處。你背我?那不太好吧?要不麻煩您去我家找一下我爸爸,讓他來背我回家吧?”


“不用那么麻煩了,我背你吧,沒問題的。”說著,肖遙便攙扶起了小姑娘,把她背了起來。


說是不遠,但走起山路來真是不近。肖遙累的是滿身大汗,終于是挪到了小姑娘家。敲開大門,肖遙一屁股坐到臺階上,再也站不起來了。


小姑娘的爸爸趕緊把肖遙扶到了客廳,請他坐下。先觀察了一下小姑娘的左腳,并無大礙,上了點藥,便臥床休息去了。


“真的萬分感謝您啊,要不是您,小女這腳恐怕是自己走不回來的。”小姑娘的爸爸聲音異常的雄厚。


經過介紹,肖遙才知道,原來小姑娘的爸爸名叫田元清,杭州人,兩年前才隱居到雞足山來。小姑娘名叫田靈兒,今天是受父之命前去上山采藥,沒想到遇此意外。


肖遙起身告辭,但田元清說什么也不讓他走,非要肖遙在此住上幾天好好感謝一下。盛情難卻,而且外面確實還在下著大雨,肖遙想走也走不了,索性就住上一夜吧。


肖遙被安排住在了客房,一間很簡陋但卻很干凈的小房間。已經疲憊不堪的肖遙剛想躺在床上休息一會,卻意外的發現了對面書架上整整齊齊的碼放著幾十本相同的書籍:《股票大作手回憶錄》!肖遙頓時困意全無!難道在這深山老林中還能遇到期貨同仁?肖遙倒是要探個究竟!


第五十三節: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晚餐,讓本以為會山珍海味的款待自己的肖遙大失所望。全素宴:兩盤青菜,一盤豆腐,一盤土豆絲,外加一小盆青菜湯,這個四菜一湯讓平時無肉不歡的肖遙實在難以下咽。


似乎是看出了肖遙的不悅,坐在一旁的田靈兒趕忙解釋:“肖大哥,實在對不起,我和爸爸都是素食者,實在什么好招待的,我腳又崴了,沒法親自下廚做飯,您就湊合吃點吧。明天下山我再帶您去飯館吃點豐盛的。”


肖遙臉一紅,馬上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人家好心招待自己,自己怎么能再挑三揀四呢?肖遙趕忙笑著說道:“田姑娘,這哪有的事?已經很麻煩你和伯父了,飯菜都很好吃,我很喜歡。”說著,肖遙趕忙夾了幾筷子,勉強放到了嘴里,但是卻難以下咽。


肖遙趕忙專一話題,客氣地向田元清問到:“伯父,我在客房里書架上看到了很多本《股票大作手回憶錄》,難道您也是期貨中人?”


田元清眉頭微微一皺,淡淡的說到:“哦,以前做過,現在不做了。”說完這一句,便一言不發的繼續吃飯了。


田靈兒怕場面再次尷尬,趕忙接過話題,“是啊,肖大哥,這么巧,難道您也是期貨人?我爸爸以前在期貨界很有名氣的,田方清這個名字,您沒聽過?”


“靈兒,你話太多了!”田元清嚴肅的呵斥到。


“田方清?這個名字怎么這么耳熟?”肖遙的大腦在飛速的檢索著。“不是叫田元清嗎?怎么這么會又出了個田方清?田方清,在哪聽說這個名字呢。”


哦!肖遙突然想起了這個名字!田方清,這不是前幾年叱咤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的天才華人操盤手嗎?對,就是這個名字!傳說他在1997年倫敦期貨市場以一己之力對抗國際幾大石油公司,做空原油期貨,從20美元一直重倉空到12美元,大獲全勝,據說賺了好幾億美金。但后來不知是何原因突然人間蒸發,再也沒有人知道他的行蹤了。難道坐在自己眼前的這位其貌不揚的中年男子就是那位叱咤風云的田方清?肖遙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難道您就是當年叱咤原油期貨圈的田方清?”肖遙實在忍不住問了出來。


田方清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緩緩的放下筷子,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語道:“一切皆幻影,過去了,都過去了。”說完,便起身進屋去了。


飯桌上只留下傻傻的肖遙和急的面紅耳赤的田靈兒。


“肖大哥,你別介意。我爸爸前幾年受了刺激,行為舉止都是怪怪的,但他人很好的,你別怪他啊。”田靈兒生怕肖遙挑了理。


“沒關系,田姑娘,我只是很好奇,你爸爸真的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田方清嗎?”


“那還有假,這世界上只有一個田方清。”田靈兒斬釘截鐵的說道。


肖遙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之中。能在雞足山這個偏僻之地遇到期貨頂級高人,這不得不說是緣分。他突然想起了剛才的卦簽:“前面都是路,何處達天庭。幸遇高人引,前途自暢懷。”


太靈了!一字不假,高人不就在眼前嗎?


肖遙一下子來了精神,他已經暗下決心,遇高人不能失之交臂,自己一定要拜田方清為師,這是天意啊!


想到這,肖遙趕忙一把拉住田靈兒的手,虔誠地說:“田姑娘,不瞞你說,我也是期貨之人,而且是處在迷茫之中的期貨人,今天有幸偶遇田大師,這是天意,我想拜你父親為師,好好的學習一下期貨之道,不知你能否幫忙?”


田靈兒顯然被嚇了一跳,先是臉一紅,趕忙撤出被肖遙緊攥著的雙手,然后就扭過頭去,一言不發了。


肖遙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趕忙道歉:“實在對不起,田姑娘,我不是有意冒犯,實在是拜師心切,還請見諒。無論如何,這個忙您一定要幫啊!”說著,肖遙拿出了剛請的卦簽,“你看,這是我在雞足山剛剛搖的卦簽,上面說我有高人引導,然后就遇到了你父親,這不就是天意嗎?”


田靈兒拿過卦簽,看了看,眨了眨眼睛,淡淡的說到:“肖大哥,我知道你是誠心拜師。但這事恐怕很難!我也無能為力!”


“為什么?田大師不愿意把真本事傳給別人?”


“不是。此事你有所不知。我爸爸之所以前幾年在期貨界突然消失,其原因也就拜于他的寶貝徒弟。”田靈兒說到此處,眼睛中已經泛起了淚花,她哽咽著繼續說到,“我爸爸當年在期貨界春風得意,賺了好多錢。我和媽媽也被接到了倫敦,過起了無憂無慮的日子。


但這一切都由于劉晨的出現而化為泡影。劉晨是我爸精心挑選的徒弟,我爸把他畢生的心血都教給了他,而且還讓他操盤我爸個人的大部分資金。沒想到,沒想到,這個狼心狗肺的劉晨,竟然勾結了外國金融機構,設下陷阱陷害我爸,讓我爸輸的一敗涂地。我媽因為我爸破產而離開了我們,心灰意冷的老爸帶著我回到了國內,隱居大理,我爸當時就立下誓言,從此再不收徒弟,徹底隱退江湖。”


田靈兒擦了擦眼中的淚水,憂傷的說到:“肖大哥,你說這種情況下,我爸他可能會收你為徒嗎?我看很難!”


肖遙像是被澆了一大盆冰水,立馬從頭涼到腳。這下是徹底沒戲了!田大師都立下誓言永不收徒了,我能如何?肖遙像只泄了氣的皮球,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了。


田靈兒看出了肖遙的灰心,有些不忍,趕忙把話鋒一轉,“肖大哥,你是我的恩人,我也看得出來,你是個好人,要不這樣吧,我拿著你的卦簽去跟我爸爸談談,他現在信佛,深信因果報應,說不定他會認為這是天意,破例收你為徒呢?這也說不準。”


話是開心鎖,剛才還處在絕望之中的肖遙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趕忙向田靈兒作揖,“謝謝田姑娘了,此事全拜托你了,請你轉告田大師,我真的是誠心拜師,此乃天意,此乃天意啊!”


“好,你等著我的好消息吧。”說完,田靈兒就走去他爸的房間了。


第五十四節:霸王條款式的約法三章


在客廳等待的肖遙感覺像過了一個世紀,終于盼著田靈兒從她父親的房間出來了。


只見田靈兒面露難色,肖遙的心頓時涼了一半,看來夠嗆。


“怎么樣?田姑娘,你父親什么意思?”肖遙迫不及待的問到。


“肖大哥,你先別著急。我父親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


這不是跟沒說一樣嗎?肖遙聽后更著急了,是死是活您倒是給個痛快話兒啊。


“肖大哥,我父親的原話是讓我陪你再上一次金頂寺,讓你再求一只簽,一切天注定!”田靈兒終于把她父親的原話重復了一遍。


原來如此!看來還有戲!肖遙此刻終于看到了一絲希望。既然天意如此,那我就再去求一只簽吧。


金頂寺求簽處,肖遙此刻晃著簽筒的手微微有些發抖,這可是決定命運的一只簽啊。不信佛的肖遙此刻也默念起了“阿彌陀佛,佛祖保佑”。


“吧嗒”一聲,一只簽落地。還沒等肖遙去拿,在一旁等候的田靈兒早已撿起了竹簽。


“是第四十五簽,和你原來求的那只簽一模一樣!”田靈兒的聲音中充滿了激動。


“太好了!這是天意!天意不可違!”肖遙興奮的大叫起來。惹得后面求簽的人紛紛投來了鄙視的目光。


田方清家客廳。拿著解簽字條的田方清一遍又一遍的默念著上面的解釋:前面都是路,何處達天庭。幸遇高人引,前途自暢懷。最后,他長嘆了一聲:“既然天意如此,我就再相信上天一回吧。”說完,他便轉身回屋了。


等田方清再出來時,他已經換上了一身干凈整潔的白色唐裝,一塵不染,坐在中式太師椅上,嚴肅地對肖遙說:“肖遙啊,我本意發誓不再收徒,但既然天意如此,那我就再破例一回。但我需要事先說明,做我的徒弟很苦,而且需要先約法三章,如果你受不了這些清規戒律,那就請你另擇高明!”


“師父,我不怕吃苦,別說約法三章,就是約法三十章我也能守啊!您說吧,徒弟都仔細聽著呢。”肖遙認真的說道。


“好。你聽清了,我的約法三章:第一條,從今天起,只可以聽我一個人的講課,其他任何人和你談起期貨,你都不能聽。第二條,從今天起,你看任何書籍,未經我同意,你都不能看。第三條,你從前所學的,我統統不承認,一律作廢,從今天起你跟著我從頭學起。就這三條,你能做到嗎?”


肖遙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這約法三章也太霸道了。自己大學所學,工作所學的期貨知識統統清零,這也有點太過可惜了吧?


看到肖遙有些猶豫,田方清淡淡的說到:“怎么?你做不到?是不是覺得我太霸道了?那就請回吧!”


“不,不,師父,我做得到!既然來向您拜師學藝,我就一切都聽您的!您肯定是為了我好!我都聽您的!”肖遙斬釘截鐵的說。


“好,那就一言為定!如果讓我發現你違反了約法三章,那就請自動退出!今天就到這兒吧,明早7點,正式上課。”說完,田方清就轉身回屋了。


多年以后,肖遙才明白當年師父“霸王約法三章”的用心良苦:第一個不準聽,是把肖遙的耳朵塞住了;第二個不準看,是把他的眼睛遮住了;第三個從頭學起,是讓他徹底清零,去除雜念。


原來這三條戒條,是教肖遙斷去煩惱。多聽多看多煩惱,少聽少看少煩惱,不聽不看就沒煩惱。當然這些是肖遙多年以后才想明白的,當時肖遙的真實想法是:這個田老師真是相當的專制、跋扈、不講理,相當的傲慢,看不起人!


雖然對田老師的為人有些看法,但肖遙已經沒有退路。既來之,則安之。晚上,肖遙躺在硬硬的木板床上想了很多:究竟這個田老師有多大本領?我能不能適應他的教學方法?我要學習多久?想著想著,肖遙迷迷糊糊地睡著了,還睡得挺香!


第二日早上6點,肖遙早早的就起床了。洗漱完畢,肖遙早早地就坐到了客廳里,令他大感意外的是,田方清和田靈兒早已坐在了客廳里,正等著他呢。


“師父早,靈兒早。”肖遙趕忙打了招呼。


田方清也沒有回應肖遙,只是沉著臉,淡淡的說道:“肖遙,既然你早來了,那我們就提前上課。靈兒也打算和你同時學習期貨,以后你們就是師兄妹了,還要多多互相照應。”


“好的,師父。”肖遙沒想到這個小丫頭也對期貨感興趣。這樣也好,他正有點害怕這位嚴肅的老師呢,有個小師妹可以調和一下氣氛,挺好。


“好了,現在開始正式上課。還記得我昨天跟你們說過的約法三章嗎?一定要嚴格執行。我說的話就是圣旨,你們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懂了嗎?”


“懂了!”肖遙和田靈兒都是同時回應著。


“好,今天第一課的課程是:止語。”


“止語?這是什么課程?肖遙根本沒聽明白師父在說什么?本以為師父會講基本面或者技術面,沒想到來了個止語?什么是止語?”肖遙是徹底懵了。


田方清繼續認真的說到:“所謂止語,就是不要說話,三天時間,隨便你做什么,看書,吃飯,喝水,寫字都可以,只是不能說話,懂了嗎?如果讓我發現你們兩人中有任何人說了一個字,止語期限自動延長三天,懂了嗎?好了,從現在開始,止語三天!”


“靠,原來是這么個止語。”肖遙徹底暈菜了。“從來也沒聽說過這么學期貨的,學習就學習唄,不讓說話算怎么個學習法啊?”肖遙有點后悔了,他看了看田靈兒,人家歡喜的很,獨自打坐閉目養神去了。


“算了,我倒要看看這田方清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么藥!不就是止語嗎?人家小姑娘都行,那我也肯定行。我也打坐去。”肖遙一邊給自己打著氣,一邊獨自打坐去了。


不試不知道,一試才知道,原來不說話是這么痛苦的一件事!起初還行,肖遙試著坐在蒲團上,閉目養神,但時間一長,肖遙感覺自己心里像長了一捆草,癢的厲害。偷看了一眼田靈兒和師父,兩人都紋絲不動的坐在那里打坐,絲毫沒有起身的意思,就這樣坐上三天三夜?這可讓好動不好靜的肖遙如何是好?


第五十五節:期貨中的戒、定、慧。


坐在蒲團上的肖遙感到異常的難受,他索性站起身,去倒杯水喝,反正師父只是要求不讓說話,并沒有說非要一直打坐吧。肖遙一邊喝著水,一點在思索著,這難熬的三天三夜我究竟要干點啥呢?


對了,可以看書。肖遙眼前一亮,馬上走到書架前,想找幾本有意思的書來打發時間。但他定睛一看,頓時傻了眼,滿滿一個書架,放了不下百本書籍,但名字只有一個:《股票大作手回憶錄》。


為啥只有這一本書?這書我看過啊,一般般啊,無非就是大投機家利弗莫爾的自傳而已。據說這家伙最后還開槍自殺了,這么說也不是什么善終啊,為啥要只看他一個人的書籍?


無可奈何的肖遙搖了搖頭,但他別無選擇,有書看總比干坐著強,索性就拿下來一本,坐在椅子上百無聊賴的看了起來。


剛剛打開《股票大作手回憶錄》的第一頁,肖遙就震驚了。映入他眼簾的全是密密麻麻的用鉛筆記錄的讀書筆記,有些字跡已經很模糊了,看來時間已久。肖遙趕忙隨手拿下其他幾本《股票大作手回憶錄》,打開一看,全都是不同的讀書筆記。肖遙立馬傻眼了。


這得是看了多少遍《股票大作手回憶錄》啊!而且每本書上的讀書筆記都有所不同,這些密密麻麻的讀書筆記甚至比原書文字都要多得多。這得是多么虔誠的讀書方式啊!


想到這里,肖遙的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看來沒有人可以隨隨便便成功,要想人前顯貴,背后必須受罪,光是讀書認真這一點上,自己和田師父的差距就是十萬八千里啊!


肖遙剛才浮躁的內心頓時平靜了下來。他恭敬的坐在椅子上,認認真真的一字一句的看起《股票大作手回憶錄》來。


說來也奇怪,這次再看《股票大作手回憶錄》感覺和以前完全不一樣。肖遙感覺自己似乎一下子進入了書中,回到了利弗莫爾初中畢業初入股市的那個年代。那是個沒有電腦,也沒有看盤軟件,只能在黑板上看抄寫的股票行情的美好時代。


不知不覺中,肖遙就這樣看了一個上午。他一點也沒覺得累,當田靈兒拍著他的肩膀,示意他吃午飯的時候,肖遙才如夢方醒,原來自己已經不知不覺中看了一個上午的書籍了,時間過得可真快!


午飯依然是全素齋。肖遙似乎也能接受吃素了,看來心態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胃口。肖遙第一次在這么安靜的環境下吃飯,沒有聊天,也沒有調侃,這種感覺真的很好,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每口米飯的香甜味道,每口青菜的清新味道。肖遙吃的很香,因為他想趕快吃完,繼續去看他的《股票大作手回憶錄》。


整整一個下午,肖遙都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他整個人都沉浸在《股票大作手回憶錄》里主人公跌宕起伏的人生軌跡之中,那種感覺實在太美妙了。


整整一天居然就這樣不知不覺的過去了。躺在床上睡覺的肖遙都覺得不可思議,自己居然真的一整天沒有說一句話,而且他一點也不覺得難受了,反而覺得這種安靜的感覺很享受。真的不可思議!


第二天,肖遙已經能很享受的去止語看書了。他看的很慢,因為老師的讀書筆記實在是太多了,看完原書又要看讀書筆記,真的讓肖遙感慨良多:原來高人是這么看書的。以前自己看書一目十行,只是看看故事劇情,更愿意看看書中主人公的八卦劇情,真是慚愧啊!


原來田老師這么多年來只看這一本《股票大作手回憶錄》就至少看了上百遍,難怪人家對期貨理解的這么深刻!書讀百遍,其義自現,原來真有此事啊!肖遙暗下決心,自己也一定堅持只看這一本《股票大作手回憶錄》,不看出個究竟,誓不罷休!


轉眼第三天傍晚已到,田老師的表情明顯愉悅了很多,看來他對肖遙的表現很滿意。只見他拍拍肖遙的肩膀,面帶微笑的輕聲說道:“肖遙啊,感覺怎么樣?三天不說話難受不難受?”


“不難受,師父,我正看的上癮呢,這樣安安靜靜的看書,感覺真好!”


“那要不要我們再止語三天?”田方清試探的問到。


“好啊,我沒問題,那我們就再止語三天。”


就這樣,三人又延長了止語期限三天。三人都會心的笑了。


六天止語轉瞬即到。肖遙感到自己的內心安定了許多。不再有那么多的妄想,也不再那么的著急,而是感到一種發自內心的寧靜力量,這種奇妙的感覺他從未有過!


多年以后,肖遙才明白,當年老師帶他入門的修行方法來自佛法的戒定慧:先戒,戒能生定,而定后能生慧。此乃佛法的博大精深也!


第二日,肖遙依舊自覺的止語看書。田方清把肖遙和田靈兒叫攏過來,對他們說到:“止語學習完畢,但這并不代表止語的結束。你們二人切記,以后看書、吃飯、做事時都要止語,一心不可二用,此乃做期貨投機的第一要素也。”


田方清喝了口茶水,繼續慢慢的說到:“今天的學習任務是爬山。以后你二人早上7點準時開始爬山,從這里爬到金頂寺,再到華首門,再此打坐一小時,而后下山回家。下午繼續看書,切記,從今天起,你們只許看《股票大作手回憶錄》的第一節,要反復的看,除了文字,還要仔細看我的讀書筆記。另外,你們各自找出一本空白的書,用鉛筆寫上你們的讀書筆記,一定要多問問題,一周后,我要檢查作業,懂了嗎?”


“懂了!”肖遙和田靈兒回答的異口同聲。


最新資訊

    TOPS
    • 周排行/
    • 月排行/
    • 總排行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 苏绣绣娘赚钱吗 游戏点卡赚钱吗 7m篮球比分188 网上如何写东西赚钱吗 12118期足彩即时比分 北京时时彩 闲鱼1元手办怎么赚钱 手机qq麻将游戏下载 广电代理能赚钱吗 上海大学城生意最赚钱 宁夏十一选五 美式家居饰品店赚钱吗 美容保健赚钱吗 188足球直播比分直播网 主题医院 赚钱 体球网即时比分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