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期貨大作手風云錄13

·  
   

《期貨大作手風云錄》作者:逍遙劉強

第六十一節:要在自己做對的時候敢于下重倉!


時光飛逝,漸漸地,肖遙已經適應了每天在華首門打坐一小時,坐在釋迦摩尼大弟子迦葉入定的華首門下,肖遙似乎感到了一種力量,這是一種能讓人安靜下來的力量……


今天田老師講解《股票大作手回憶錄》第六節和第七節,這已經成為了肖遙最為期待的時刻,因為每次老師的講解都能讓他對這本經典之作有著更為深刻的理解。


田方清穩穩地坐在太師椅上,面帶微笑的問著肖遙和靈兒:“這兩節你們是否好好讀了,告訴我這兩節都講了什么?”


“要堅信自己的交易靈感,不要被他人的建議影響。另外,建倉要逐步建倉,對了再加倉,錯了就止損。”肖遙答道。


靈兒憋紅了臉,想了半天,說道:“肖遙哥你真壞,都被你說完了,我說什么?下次要讓我先說,女士優先嘛!”


田方清微笑著點點頭,說道:“恩,這次肖遙說的很全,這兩節的確是這兩個主題。但你還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看書要學會舉一反三,利弗莫爾這兩節的內容其實是要告訴我們一個投機獲勝的重要原則!”


“原則?什么原則?我怎么沒看出來呢?”靈兒獨自嘟囔著。


“這個原則就是:投機要想獲勝,就要在自己做對的時候敢于下重倉!”田方清斬釘截鐵的說道。


“重倉?”肖遙不自覺的念出了出來。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在橡膠之戰中的重倉,讓自己一敗涂地,現在一提到這兩個字,他打心眼兒里瘆的慌。


“是的。重倉!你們知道,期貨和股票的最大區別之一就在于杠桿交易。股票滿倉也只能是一倍杠桿,但期貨往往可以達到10倍,甚至是100倍。所以,何時該使用高杠桿是期貨獲勝的最重要原則之一。你們看第六節中利弗莫爾在幾天之中做空聯合太平洋賺了25萬美元,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他在感覺自己做對的情況下敢于下重倉交易,從1000股,到2000股,到5000股,再到10000股,他絲毫沒有猶豫,而是果斷的浮盈加倉。這就是他此役大獲全勝的關鍵!”


“那如何培養自己這種能力呢?我每次做單的時候就不敢重倉,總覺得重倉風險太大,不敢加倉呢?”田靈兒問道。


“德國軍事理論家克勞塞維茨曾說過一句經典的話:生來不具備膽量這種感情力量的人是決不能成為杰出的統帥的。這句話放到期貨領域同樣適用。天生不具備膽量的人永遠成為不了一名杰出的期貨作手!”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田方清特意加重了語氣。


“膽量?也就是說,膽量是天生的嗎?我們后天不能培養嗎?”肖遙問道。


“天生占90%,后天不是培養膽量,而是發現你自己的膽量!有句話叫做藝高人膽大,意思是說當你的專業技藝高超了,膽量自然就大了,這話有一定的道理,但從我多年的閱人經驗來看,膽量確實大部分是天生的!就像利弗莫爾那樣的膽量,確實是投機界的天才!當然,即使你是個天才,后天的嚴格訓練也是必不可少的!比如當初我的老師在訓練我克服重倉交易恐懼感之時,就曾經讓我連續三個月每天滿倉高頻交易,賬戶最后爆掉了好幾個,慢慢的,我也就對重倉交易習以為常了。當然這只是方法之一,以后的實戰訓練階段我會讓你們親自體會的。”田方清嚴肅的說道。


“原來田老師也有老師啊?那師爺是個什么樣的人呢?”肖遙暗自好奇的想著。


“那既然是重倉,為什么利弗莫爾還要逐步建倉呢?為什么不能一次性重倉呢?那樣豈不是更簡單嗎?”靈兒問道。


“那是因為誰也不敢保證自己一定是對的。只有賬單上的盈利數字會告訴你對還是錯,盈利了,就加倉,虧損了,就止損,讓盈利奔跑,讓虧損盡快了結,這是投機的不二法則。”


田方清喝了口茶,繼續解釋道:“你們知道,期貨是門概率科學,誰也不可能100%的做對。所以,我們才需要試倉。就像利弗莫爾在第六節中說的那樣,有時交易是沒有理由的,靠的是一瞬間的靈感,靠的是潛意識,而這種沒有理論支持的靈感往往會讓期貨作手不敢下重倉。所以此時的交易才需要試倉,我們需要先下一小筆交易,比如總資金的5%,如果市場朝著我們預期相反的方向走了,那我們就止損,這筆交易到此結束,由于我們的倉位很小,我們也不會有很大的損失。一旦我們試倉之后市場朝著有利于我們的方向行進,我們有了浮贏,那么就開始倒金字塔加倉,就像利弗莫爾那樣,1、2、4、8似的加倉,這樣你的倉位自然就上來了。記住,股票永遠不會因為價格太高而不可買進,或者因為價格太低而不可賣出。在你第一筆交易之后,除非第一筆交易有利潤,否則就不可做第二筆。切記!”


“最后,我再補充一下,不要隨便去和同行討論具體行情,這只會讓你交易越做越糟。道可以互相學習,但術只能靠自己去悟。一旦你的一招鮮變成了市場皆知的方法,那么你倒霉的日子就該來了。如果你想在期貨市場長期活下去,做個獨行俠,像利弗莫爾那樣,這是最好的選擇!”田方清的每句話都深深地印在了肖遙的內心里,肖遙暗下決心,他一定要成為叱咤風云的中國期貨獨行俠!


第六十二節:選對時機,分步建倉的重要性!


當一個人能一心一意的去做一件事時,他是快樂的。專心學習的肖遙就感受到了無以倫比的快樂。他現在的腦子里只有一本書——《股票大作手回憶錄》。


今天田老師講第八節和第九節。“這兩節很有意思,利弗莫爾給我們回憶了他的兩次判斷對了,但結果卻大相徑庭的做單經歷。你們誰能告訴我,他第一次失敗的原因是什么?”田方清依舊習慣以提問的方式開始他的課程。


“時機不對。第一次時他做空的時機選擇不對。”肖遙馬上回答。


田方清微微點點頭,“說得對了一部分,但還不是全部。那你覺得該如何選擇做單的時機呢?”


“等到市場完全扭轉趨勢時再去做單。”肖遙答道。


“那你又如何判斷市場已經完全轉勢了?如果僅僅是小級別的調整呢?”田方清的問題一個接著一個。


“這個,這個我就不敢確定了。我以前是看技術圖形去判斷趨勢的,但有時會判斷錯,錯了就止損唄”。肖遙含糊的答道。


“恩,肖遙回答的很好。其實這兩節《股票大作手回憶錄》就是在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光判斷對趨勢的方向還不夠,還要選好入場做單的時機!時機很重要!”對于“時機”這兩個字,田方清著重加重了語氣。


“我也知道時機很重要,但問題是什么是好時機呢?很多時候,我認為的好時機從事后看,都是壞時機啊!”靈兒撅著小嘴嘟囔道。


“所以才需要分步建倉啊!在行情未走完之前,我們做的任何判斷都只是猜測,都有錯誤的可能!你看看利弗莫爾在第八節中判斷對了市場的空頭趨勢,但正是由于操之過急,沒有采取分步建倉的方式,而是孤注一擲的建倉,結果導致了市場只是幾個小反彈,就讓他迅速的破了產。而在第九節中,同樣的空頭行情,利弗莫爾接受了之前的教訓,采取了分步建倉的方式,最終導致了他的大獲全勝,完成了他人生的第一次飛躍。兩種同樣的行情,兩種不同的建倉方式,結果是天壤之別啊!”


田方清也似乎進入了利弗莫爾的年代,語重心長的說道:“做期貨要想賺大錢,就必須抓住市場扭轉趨勢的關鍵點。因為只有大波動才能賺大錢!但這種轉折點的判斷是最為艱難的,也是最容易出錯的。一旦你把市場原有趨勢中的小型逆向波動當成了轉勢,你將很快處于被動地位。而此時救你命的只可能是倉位,低倉位。這也是我們必須要分步建倉的主要原因。”


“人如果不犯錯誤,那用不了一個月就能擁有整個世界。但是反過來,如果一個人不能從自己的錯誤中汲取經驗教訓,他遲早一文不名。”田方清一字一句的重復著這句《股票大作手回憶錄》中的名言。


“是人就會犯錯誤,但我們作為一名期貨作手,需要做到的就是在犯錯誤時保持低倉位,而做對時加重倉位。當你預期某個商品的長期趨勢將要發生逆轉時,你絕對不能一步到位的建立所有的倉位。這時你需要試倉,比如你全部保證金的5%,當你的真金白銀投入市場之后,市場會馬上給你反饋,如果你的賬戶馬上出現盈利,這說明你做對了,你需要加倉10%,如果繼續盈利,再加倉20%,以此類推,就可以進入良性循環。當然,也有可能你的試倉一進去就是賠錢的,這說明市場警告你做錯了,無論將來你的持倉是贏是虧,至少說明此時你是錯的,所以這時就不要繼續加倉了,你有兩種選擇:一種是馬上止損,另一種是持有試倉再看一看。但無論如何,如果你的試倉在三天之內還不能盈利,毫不猶豫的平倉出來。切記!切記!”


“老師,那如果我在加10%倉位時還是盈利的,但加到20%倉位時市場發生回調,我面臨著轉盈為虧,我該怎么辦?”肖遙提出了一個自己以前經常遇到的問題。


“絕不能讓自己盈利的單子變為虧損!這是期貨投機的重要原則。”田方清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我們以做多為例,隨著你的分步建倉,你的持倉成本是在不斷提高的,由于你是浮盈加倉,所以你應該是一直處于盈利中的,而盈利中的單子需要設立止盈點,這個止盈點就應該設立在你的持倉成本之上。一旦市場發生反向波動,如果觸及到你的止盈點,你就應該毫不猶豫的平倉止盈。絕對不能讓原本盈利的單子面臨虧損的可能,這是原則問題,懂了嗎?”


“那如果我一旦止盈了,市場又馬上回到原來的軌道上,我的單子不就丟了嗎?那時我該怎么辦?”肖遙繼續問道。


“很簡單。再拿回來!就像利弗莫爾說的那樣:當我看見一個危險信號的時候,我不跟它爭執。我躲開!幾天以后,如果一切看起來還不錯,我就再回來。這就像如果我正沿著鐵軌往前走,看見一輛火車以每小時60英里的速度向我沖來,我會跳下鐵軌讓火車開過去,而不會愚蠢地站在那里不動。它開過去之后,只要我愿意,我總能再回到鐵軌上來。”


“那再拿回原有單子時我還需要分步建倉嗎?還是直接拿回原有的持倉?如果此時的持倉成本提高了怎么辦?”肖遙問的越來越細。


“當然還是要分步建倉。要當做一筆新的交易去做。如果你一下子一步到位的拿回原有的倉位,那不是又把自己置于危險的境地了嗎?至于持倉成本,我認為這不是問題,如果你心中預期的是一萬點的大行情,你還會去在乎提高的幾十個點的成本嗎?記住,重勢不重價。只要你有浮贏,就去大膽的加倉吧!”


“我懂了。”肖遙點著頭,不斷地回味著老師的每一句話:“時機!時機!還是時機!”


第六十三節:等待,是整個期貨交易過程中最為重要的步驟!


《股票大作手回憶錄》第十節是肖遙讀得最為認真的一節。他非常喜歡這節的題目:市場最小阻力路線初現的關鍵時刻。肖遙一直在思索一個問題:究竟什么才是市場的最小阻力路線?


在課堂上,肖遙把這個問題拋給了田老師。田方清并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他反而反問肖遙:“肖遙,你覺得一個完整的交易過程應該是什么呢?”


肖遙想了想,馬上回答到:“試倉,建倉,加倉,平倉。哦,對了,如果試倉失敗,還有一個止損。”


田方清微笑著點點頭,說道:“你說對了一小部分,還缺少一個最為重要的步驟。”


“少了一個最重要的部分?不可能啊?”肖遙暗自想著。


“等待!這才是一個完整的交易過程中最重要的步驟。”田方清斬釘截鐵的說道。


“等待?這也算交易步驟?”肖遙有點不太理解。


“對!等待!等待市場最小阻力路線初現的關鍵時刻!”田方清終于把話題繞回了肖遙剛才的問題,他繼續說道:“這一節是利弗莫爾初建交易系統的關鍵一節,他向我們完整的介紹了一名期貨作手該如何完成整個交易過程。你知道,無論是任何期貨品種,它的運行軌跡無非就是三種:上升趨勢,下降趨勢或者震蕩。而利弗莫爾的操作系統只適用于上升趨勢或者下降趨勢,那么占據了大部分交易時間的震蕩行情時我們該怎么操作?利弗莫爾在文章里說的也很清楚:等待!等待那個最小阻力路線初現的關鍵時刻,只有那個關鍵時刻初現了,才會發生你剛才所說的試倉,建倉,平倉等等操作。所以我才說,等待,才是整個交易過程中最為重要的環節,懂了嗎?”


“哦,我懂了。難怪我原來做盤時總是做錯,原來是因為我沒有等到那個關鍵時刻,總是想交易,所以才導致的大幅虧損。”肖遙恍然大悟。


“沒錯。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對于一名期貨作手來說,少做,你才會進步!”田方清感概的說道,“我當年就是敗在沒有少做上。特別是當你在市場上賺到大錢后,你開始相信自己就是市場的主宰,你開始自信心極度的膨脹,你開始想抓出市場上的每一個機會,你失去了等待的耐心,這時,你就離破產不遠了!”


肖遙用心的記下了田老師說的每一個字,并告誡自己一定不要重復老師的錯誤。但殊不知,知易行難,多年以后,當肖遙自己也經歷過了大起大落、大賺大賠之后,肖遙才真正明白了老師當時說的每一句話。絕知此事要躬行,這話一點沒錯!


田方清回了回神,繼續講課:“當然,這種等待不是消極的等待,而是積極的等待交易的關鍵點。正所謂靜如處子,動如脫兔。一旦K線告訴你市場最小阻力發生了改變,也就是關鍵點初現的時刻,你要毫不猶豫的進行試倉,抓住市場的第一交易點。接下來的做法我在上一節課中已經說的很詳細了,試倉,止損,加倉等等。但這里我還要強調一點,那就是止盈。作為整個交易過程中的最后一個環節,止盈和止損同樣重要。”


“老師,這也是我一直很困惑的地方。利弗莫爾說過在趨勢中不要輕易丟掉部位,要持有趨勢到底。后來他又說當危險來臨時要先躲避風險,等風險過了在考慮回來。這不是有些自相矛盾嗎?那我到底是該忽略趨勢中的逆向波動?還是該先止盈出來呢?”肖遙問道。


“這是個好問題。這也是很多期貨作手一直遇到的瓶頸。我這樣給你解釋這個問題也許你就明白了:利弗莫爾所說的持有趨勢到底是指戰略上的,而遇到風險先躲開再回來是指戰術上的。”


看著一臉茫然的肖遙,田方清進一步解釋道:“毛主席當年有一句名言:在戰略上藐視敵人,在戰術上重視敵人。這話用到期貨上同樣適用。我們在做期貨交易時,心中預期的當然是波瀾壯闊的大趨勢行情,我們當然希望能夠一直持有正確的部位直到趨勢結束。但做過期貨的人都該知道,這只是新手的美好愿望而已。即使再流暢的趨勢行情,期間也會遇到逆向的回調,而且往往這種回調會殺死大部分的趨勢投資者,而這些作對方向但卻賠大錢的趨勢投資者所犯的錯誤就是在戰術上沒有重視敵人。當我們在經歷了試倉,建倉,加倉等等過程之后,我們的持倉成本是在不斷抬高的,如果此時不設止盈,盲目持有到底,一旦遇到市場大的逆向波動,必是兇多吉少。所以,設立止盈和設立止損一樣重要!”


“那止盈設在哪里比較合適呢?”肖遙繼續問道。


“這個因人而異。我的個人習慣是把止盈設在最近的一次加倉點上。我的邏輯很簡單:如果市場價格跌破了我的最近一次加倉點,那至少說明我這最后一次加倉的時機是錯誤的。既然錯誤了,我就要付出代價,所謂的代價就是全部平倉出局觀望。我絕對不允許自己的盈利單變成虧損單。這一點我已經強調過不止一次了。”田方清答道。


“那會不會因此而失去原有的部位而錯過很多大行情呢?”肖遙追問道。


“有時會的。但那也絕不是因為我的止盈出了問題,而是我對自己的操作產生了懷疑,沒有嚴格按照新開倉再次入場。其實,再大的趨勢行情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你可以把它看做是多個小趨勢行情加上幾個震蕩行情去做。你可以理解成你止盈的原因是因為市場轉為了暫時的震蕩,如果市場一直震蕩下去,那你就只能選擇繼續等待,而一旦市場重回原有的趨勢軌道,你需要毫不猶豫的再次試倉,建倉,加倉,重復以前的操作。”


“這樣交易好累啊。”肖遙不禁感嘆道。


“是的!要想做一名出色的期貨作手,就要忍受常人所容忍不了辛苦!這也就是老人們常說的:要想人前顯貴,背后必然受罪!好好想一想,你準備好受苦了嗎?”田方清嚴肅的問道。


“我準備好了!無論要經受多少苦難,我都要做一名名垂青史的中國期貨大作手!”肖遙暗自說道。


第六十四節:輕信權威的觀點是致命的!


隨著學習的逐漸深入,肖遙對《股票大作手回憶錄》越發愛不釋手,在這本書里,肖遙似乎在利弗莫爾身上看到了很多自己的影子:一位近百前遠在美國華爾街的投機之王利弗莫爾在交易中遇到的每一個困惑,到了百年后今天,一位中國的期貨新手肖遙居然同樣感同身受。這正是應了那句話:華爾街沒有新鮮事物!人性的貪婪和恐懼永遠不會變!


今天田方清老師講解《股票大作手回憶錄》的第十一節和十二節。一上來,田老師就問了肖遙一個棘手的問題:“如果未來有一天,當你對行情的判斷和我有了巨大的分歧時,你該怎么辦?”


這可讓肖遙真正撓了頭,“老師,我的期貨知識都是從您那里學的,如果有一天我對行情的判斷和您發生了分歧,那只能說明我學藝不精,沒有領會到老師思想的精髓,我會耐心向您請教,希望您能指出我的錯誤。”


“那萬一后來事實證明是你對了,而老師錯了呢?”田方清繼續追問。


“這,這不太可能吧?我的水平距離您還差得遠呢。”肖遙答道。


田方清微微一笑,淡定的說道:“這就是我今天要告訴你的課程重點:不要輕信權威的意見!”


“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思考過這樣一個現象沒有?為什么很多期貨高手在成名之后,業績反而一落千丈?”田老師再次發問。


“這我還真不知道,我只是知道期貨市場流星多,恒星少。”肖遙答道。


“他們成功后很快失敗的主要原因就是他們成為了權威。成名后,鮮花、掌聲、榮譽把他們捧為了行業權威,他們也很自然的把自己的經驗總結成為了理論,供大家學習。記住,期貨市場永遠沒有權威!一旦你把自己之前成功的經驗總結上升到理論層次,一旦你認為自己是行業權威了,你就離失敗不遠了!”田老師語重心長的說道。


“您的意思是說,期貨投機只能靠自己判斷。別人的建議,最好別聽?”肖遙問道。


“不是不能聽,而是不要輕易相信。在期貨市場里,拿來主義要不得,但固步自封也同樣不可取。行業權威的話可以聽,但要辯證的聽,聽的不是權威所下的結論,而是他的分析邏輯。按照人家的分析邏輯你自己去分析一遍,得出屬于自己的結論,這才是可靠的交易基礎。同時,我需要特別強調的是,在聽取圈內權威觀點時,最好同時選擇兩個最有代表性的多空權威觀點,針鋒相對的逐個推理,這樣往往能碰撞出特別具有價值的交易信息。你懂了嗎?”田老師問道。


“兩個針鋒相對的多空觀點?這個提法有意思。老師,我想問的是,如果我的判斷和圈內權威發生了矛盾,那我該怎么辦呢?”


“這很好辦,一切都得聽從市場走勢的安排。不管你的邏輯分析有多么的嚴密,也不管你的技術面或者基本面分析有多么的完善,一旦你的判斷不符合市場的實際走勢,那么只有一個選擇:放棄!”


“那我當時能否反手跟著市場實際走勢做單呢?還是只能放棄?”肖遙問道。


“我的建議是放棄,不要反手做單。除非你的分析邏輯能符合市場的實際走勢,否則即使你及時反手做單了,這個單子恐怕你也拿不住。期貨市場里有一句話,多頭可以賺錢,空頭也可以賺錢,但多空都做的滑頭一定賠錢!切記!切記!”田老師語重心長的說道。


“我明白了,老師,可是這樣會不會錯失很多好的行情呢?”


“當然不會!期貨的交易精髓不是要抓住所有的機會,而是要學會放棄小的機會!只有懂得了舍,才能有所得。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懂了嗎?”


沒等肖遙回話,田方清就繼續說道:“要知道,在期貨市場里,真正值得參與的大機會都是顯而易見的,都是你一眼就能看到的。這就像是一位出色的獵人去山里打獵,山中跑著肥肥的野兔,也同時會跑著小小的螞蟻,如果你是那位獵人,你會去選擇放棄野兔,而去密叢中尋找螞蟻嗎?當然不會。所以,要學會放棄期貨中的螞蟻,而要集中精力去打獵野兔。懂了嗎?”


肖遙不住的點頭,他還在不斷回味著老師的那句話:期貨市場里真正值得參與的大行情都是顯而易見的。再次回想一下以前自己的操作,那時的自己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有舍才有得,總是試圖抓住市場中的每一個機會,頻繁的短線交易,結果往往是抓住了螞蟻,而錯過了野兔。原來問題出在這里。肖遙恍然大悟!


第六十五節:如何盡量避免期貨投機中的破產?


看到《股票大作手回憶錄》的第十三節,利弗莫爾再次破產了。這次的破產似乎境遇更糟,利弗莫爾身體有病,精神緊張,情緒低落,不能平靜的思考問題。看到這里,肖遙的情緒也一下子低落了下來,他不斷地在問自己一個問題:“為什么這樣一個投機天才還會不斷地破產?自己初入期貨,雖然也經歷過一些波折,但還從未經歷過破產這等大事,一旦某一天自己也不幸破產,自己還能像利弗莫爾這樣重新站起來嗎?”想到這里,肖遙不禁一身冷汗,唏噓不已!


課堂上,田方清老師翻看著《股票大作手回憶錄》,他的眼神中似乎泛出了一絲凄涼,只見他淡淡的問道:“肖遙,你想過一個問題沒有?為什么利弗莫爾這樣的投機天才還會反復破產呢?”


這個問題恰巧問到了肖遙的心坎上。這段時間,肖遙其實也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我想,可能是利弗莫爾在幾次關鍵的時刻犯了致命的錯誤吧?”


“人有可能永遠不犯錯誤嗎?”田方清繼續問道。


“不太可能。”肖遙答道。


“這么說作為一名期貨作手,破產就是不可避免的了?”田方清淡淡的說道。


課堂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之中……


還是田方清的一句話打破了這難熬的沉寂。“這就是我今天要給你講的一個問題:如何盡量避免破產?”


“在講這個問題之前,我先問你一個問題:做期貨是應該靠理性還是應該考感性呢?”


“當然是理性。用感性去投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肖遙毫不猶豫的回答。


田方清笑了笑,說道:“你說得對。投機是需要理性。但人本身又是一個感性的動物,你讓一個天性感性的動物去做一件需要絕對理性的事情,你說這個問題如何解決?”


“這個,這個……”肖遙被問的啞口無言。


“所以,交易需要制度去制約。”田方清一字一句的說道。


“制度?什么制度?”


“一個能讓期貨作手最大程度上去除感性的制度。我把他稱之為四分之一制度。具體來說,對于一名期貨作手來說,本金就是他的生命。所以,我會把所有的本金平均分為四份,一份留作生活支出,以保障期貨作手的基本生活開支;一份用來做期貨投機,另外兩份用來投資穩定收益的國債或者定期存款。一旦用來投機的那份四分之一資金虧損超過30%,則終止投機,休整反思。待休整完畢,則把投資國債的一半資金,也就是原來總資金的四分之一并入期貨賬戶,繼續進行期貨投機。如果該賬戶盈利,一旦賬戶總資金達到原來總資產一半的時候,則出金50%,也就是繼續維持總資產四分之一做期貨投機的原始狀態。如果該賬戶虧損,依舊執行虧損30%即終止投機的原則。以此類推,直到你的本金徹底輸完。這就是我的期貨投機四分之一制度。”


肖遙仔細的聽著,初聽起來有點復雜,但仔細想想,其實也很簡單,就是只拿總資產的四分之一去做期貨,一旦虧損達到30%,則投入另外的四分之一資金,這樣算來,自己即使破產三次,也還有四分之一資金東山再起的機會。老師這個辦法可謂是給了期貨作手三次重生的機會!


“老師,那為何要把止損線定到30%?為何不是50%或是80%呢?”肖遙很好奇這個止損比例。


“這是個好問題。你算一下,假設你有1萬元錢,如果你虧損了80%,這時再給你1萬元錢追加投資,你賺錢到2萬元本金時,你需要盈利多少?”田方清耐心的回答肖遙提出的問題。


“剩下的本金2000元,加上1萬元追加投資,要盈利到2萬元,需要盈利66.7%。”肖遙很快的算出了答案。


“很好,你再算一下,假設你有1萬元錢,如果你虧損了30%,這時再給你1萬元錢追加投資,你賺錢到2萬元本金時,你需要盈利多少?”


“剩下的本金7000元,加上1萬元追加投資,要盈利到2萬元,需要盈利17.6%。”肖遙答道。


“對了。66%和17%,哪個容易做到?這下你懂了嗎?”田方清微笑著說道。


原來如此!老師這個四分之一制度最大的妙處就是既可以盡量降低期貨作手破產的可能性,又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幫助期貨作手迅速恢復全部本金,可謂是進退自如,一舉兩得!妙哉!妙哉!


“老師,我還有一個問題,您這個四分之一制度雖好,但一旦大行情來臨,我卻只能用四分之一的資金去投機,這會不會影響到我賺錢的速度呢?”肖遙繼續問道。


“期貨最怕的就是快!很多時候,快就是慢!快的同義詞就是風險。當你的賬戶盈利曲線越陡峭,你越應該引起高度的警惕,因為快速的都是短暫的,只有緩慢的才是穩定的。切記,做期貨比的不是誰贏得多,而是看誰活得長!切記,切近!”田方清語重心長的說著。


肖遙聽懂了一些,但似乎還沒完全聽懂!“快就是慢”。這四個字,也是肖遙多年以后,遍體鱗傷時才真正理解到的!


最新資訊

    TOPS
    • 周排行/
    • 月排行/
    • 總排行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 卡五星麻将打法与技巧 免费大众麻将下载 地下城勇士游戏 bwin即时赔率 下载西瓜视频 看文章赚钱软件 118彩票网址 2017转视频赚钱 天空彩票安卓 刮硅藻泥师傅赚钱吗 湖南幸运赛车 分分彩能赚钱吗 大庄家彩票网址 手游梦幻大唐要怎么赚钱 青海快3 小鱼赚钱提款 江西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