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斌:期貨公司的通道服務是有盡頭的

2017年02月16日 ·  
   

朱斌

南華期貨研究所所長,負責整個南華期貨的研究咨詢工作。

1993年加入期貨行業,是中國首批期貨市場參與者,1993年至1997年間在金馬期貨任職,歷任市場部,投資部經理。1998年進入南華期貨負責公司研究團體的建設,專攻有色金屬、貴金屬及金融衍生品的研究。

2000年以來一直追蹤研究全球衍生品的發展,特別對期權市場的理論與實務已達到較高的水準,2005年以來連續五年獲得上海期貨交易所優秀金屬分析師稱號,在2008年證券時報舉辦的首屆全國分析師評選中獲得優秀分析師稱號,2009年被上海證券報評為金屬最佳分析師。

2000年以來還擔任多家企業的財務保值顧問,為企業在生產經營中的風險管理提供咨詢與服務。2003年后被上海期貨交易所聘為特約講師,在全國各地為投資者做了近百場報告,演講風格通俗風趣。同時還擔任路透社及美國BLOOMBERG的評論嘉賓。2006年被中國期貨業協會聘為全國股指期貨特邀講師。

朱斌:期貨公司的通道服務是有盡頭的

相關鏈接:專訪朱斌:金融創新有風險,但停滯不前風險更大http://www.7hcn.com/article/12033-1.html

訪談精彩語錄:

除了杭州,目前我們在北京、上海、深圳還有東北的哈爾濱都分別設立分所。

研究所不光光是研究國內現有的商品、金融期貨,我們也把眼光擴展到全球,也就是外匯市場、國際資本市場的研究。

我個人判斷中國期貨市場還處在一個量變的過程,還沒有進入真正的質變。

通道服務缺乏一些個性化的服務或者是很難體現出你比別人有更強優勢的服務。

金融期貨會推動期貨市場從量變到質變。

衍生品市場要有一個比較大的跨越性發展,需要品種更加豐富,我特別期望于期權類產品能早日出現。

基金管理者的出現,會對期貨公司的服務帶來挑戰。

南華期貨研究所是中國最早開始涉及研究商品指數的研究機構。

以后在量化投資上人們要做很多的創新,沒有一個好的可驗證的數據,那簡直是緣木求魚。

以后期貨市場最大的參與群體就是機構投資者。

從目前的股指期貨的交易情況來看,它的成績是比較喜人的。

股指期貨是一個高端交易品種,你把它打到一個相當于賣白菜的價格,可是白菜的價格可能得到貴族服務嗎?

你能想象200億的市場能把20萬億的市場拉下來嗎?這從邏輯上是不現實的,事實上也是不可能的。

股指期貨只是一個報信者,而不是壞消息的來源。

假如你永遠要把自己虧錢的原因歸咎于市場,我覺得你永遠不可能成為市場的贏家。

作為一個研究機構,我們要有一種競爭的意識,在競爭中的成長,成長的腳步更加扎實、更加快。

股指期貨推出以后產生的傭金戰讓我們感覺到期貨公司的通道服務是有盡頭的,它不可能無限量增長,目前它就陷入了一個比較尷尬的境地。

研究所應該做到能給客戶真正帶來價值,并從中帶來收益,這就是我們研究所的價值。

套保者他的頻率比較低,高頻交易對他來說其實是沒有風險的,高頻交易的獲利也不是來源于套保者。

國內的高頻交易者也不會永遠賺錢,在一定的市場情況下它也會走向終點,所以不用太擔心。

我一直認為作為一個對沖手段,最合適或者最豐富最有彈性最靈活的產品應該是指數期權。

我一直認為未來研究機構的核心競爭力是產品的設計能力。

焦炭期貨對我們來說又是一個比較好的新市場。

一個優秀的分析師必須要有很強的邏輯性,看問題要深刻,不能人云亦云,一定要有獨立的觀點,要有良好的溝通能力,還要有熱情、有激情。

朱斌:期貨公司的通道服務是有盡頭的

期貨中國1:感謝朱所長再次接受期貨中國網的專訪,我們知道南華期貨是國內最早設立研究所的期貨公司,朱所長作為研究所的掌門人,能否為我們介紹一下目前南華期貨研究所的發展情況?

朱斌:南華研究所根據市場發展做出不同的調整,大家所能夠明顯看到的就是組織機構方面的調整,以前研究所只在杭州設有研究中心,隨著業務部門的發展,營業部的擴張,除了杭州,目前我們在北京、上海、深圳還有東北的哈爾濱都分別設立分所。為什么要去設立分所,主要是考慮是人才問題,在金融領域也好,在商品領域也好,我們在北京、上海、深圳儲備了大量的高素質人才,所以就在這三個地方設立分所。那為什么在東北設立研究中心呢?因為東北做農產品水平比較高的人加入到南華,所以我們成立了東北農產品研發中心,剛開始以農產品研究為主,隨著市場的發展,東北在金屬等方面的研究發展比較快,所以就改名叫東北研發中心。不同的研發中心定位有些差別,北京是一個政治中心,北京分所定位在宏觀研究方面,也承擔著聯系北京資源這樣一個責任。上海分所是金融方向的定位,主要定位在金融衍生產品。深圳是一個機構比較發達的市場,所以我們把它定位為產品創新和以機構為服務目標的研發中心。

目前我們研究所的人員已經擴張到將近60人。現在比較欣慰是每個研發中心都有十年以上從業經驗的領導人。這幾年我們也培養了很多新人,在這個體系中,我看到很多新人在迅速成長,我覺得他們的頭腦都比較好。

各個研發中心地理位置比較分散應該怎么管理?一個是我們對每個研發中心都有明確的目標,工作方向的定位;第二個是每個研發中心要找到一個合適的人,由他去帶領,基本上我對具體事務是不管的,我給他指派目標、任務,具體的事務由他們自己去協調完成,這樣可以充分調動各個分所的積極性,也可以把工作做得更漂亮。各分所之間每周開一次例會,通過視頻會議做些交流。

研究所不光光是研究國內現有的商品、金融期貨,我們也把眼光擴展到全球,也就是外匯市場、國際資本市場的研究,因為南華還有香港公司。另外研究所成立了量化投資研究小組,這是由上海、杭州、深圳三個研究部門各抽調人員組成的,我們在量化投資方面的研究也取得不少成果,去年舉辦了量化投資會議,今年第二屆的量化投資論壇大概在9、10月份也會召開。

 

期貨中國2:今年上半年國內期貨市場的成交額達到了創紀錄的117.8萬億,上期所楊邁軍也指出國內期市目前已處于從量變到質變的發展機遇期,那么在這個發展機遇期中,南華期貨的研究所是否會做出些調整以及措施使得研究所、公司能夠把握住這個發展機遇取得更好的發展?

朱斌:我個人判斷中國期貨市場還處在一個量變的過程,還沒有進入真正的質變。為什么呢?因為目前的期貨公司,提供的服務還僅僅是簡單的是或者是同質化的通道服務,通道服務缺乏一些個性化的服務或者是很難體現出你比別人有更強優勢的服務,所以說我覺得還處在量變的過程。

目前最大的變化就是成交量放出來了,特別是金融期貨上市以后,成交量放得更大。金融期貨會推動期貨市場從量變到質變,為什么這么說呢?金融期貨的標的不是傳統的商品,是證券市場的指數,指數原先的投資者很大一塊在機構中,投資的方式有直接投資,也有間接投資,隨著機構開始大規模地、慢慢地滲透到期貨市場,它也會把它原先在證券市場中的投資習慣或投資模式慢慢引入過來,這就會導致期貨市場發生一些改變,比方說期貨市場目前的通道肯定不能滿足市場的需求。還有,證券市場中很多機構投資者,不用自己的錢而用別人的錢投資,它進入到股指期貨,可能也會把這種方式帶過來。這對期貨公司的發展帶來新的突破口,你不光可以做通道,也可以做資產管理,也可以做資金服務等等。

目前金融期貨的發展還僅僅只是第一步,衍生品市場要有一個比較大的跨越性發展,需要品種更加豐富,我特別期望于期權類產品能早日出現。因為期權性產品跟期貨不一樣,它是非線性產品,它更容易變成一種產品設計的原材料。還有一點,股指期貨出來以后有一個變化是比較明顯的,就是我們的客戶對象改變了,原先的話我們所謂的機構投資者說到底就是行業投資客戶,行業投資客戶也是用自己的錢自己玩。他們對自己的行業理解是深刻的,但對真正的投資者需求的理解不深刻。他們自己的錢自己玩,所以心態也是不一樣的。我們目前面臨的或者是未來面臨的大類客戶是所謂的真正的專業機構投資者,我把專業機構投資者定位為代客理財,也就是他玩的錢不是自己的,玩自己的錢和玩別人的錢是不一樣的。你可以看見機構投資者里面很多所謂的基金經理都很年輕,自己也不是很有錢,卻是野心勃勃而且學習能力很強的基金管理人,隨著這一類基金管理者的出現,會對期貨公司的服務帶來挑戰。我們的服務方式會改變,以前我們服務普通行業客戶的方式跟以后服務專業機構的服務方式會不一樣,那就需要我們的研究部門根據市場需求的改變而不斷改變。說到底,研究所也好,期貨公司也好要立于不敗之地就是要適應市場環境的變化,包括客戶環境,包括投資工序的變化等等,你只有適應了環境的變化,并對這種變化作出反應,才能不斷的跟上市場的腳步。

 

期貨中國3:全球經濟金融化的背景下,越來越多的企業重視套期保值,積極利用期貨市場管理企業風險,而他們正需要一個專業的機構來指導和幫助他們科學的開展套期保值,南華期貨在服務產業客戶上有什么特色?而研發部門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

朱斌:應該說從07年開始,期貨市場重點定位在為行業客戶服務,在證監會、交易所和期貨公司的推動下,大量的套保客戶進入市場以后,各大期貨公司對套保客戶服務的力度大大加強。行業客戶和機構客戶是不一樣的,行業客戶進入期貨市場,分成好幾類,有一類行業客戶他對期貨市場已經很熟悉,服務無非就是控制資金風險。而我所說的服務是針對新進入期貨行業這一類的客戶,對這一類客戶的服務怎么做?南華期貨、包括研究所也在摸索、探索。在這幾年的探索過程中,我們可以提供一攬子的配套服務。一攬子的配套服務怎么做呢?一般我們會從最基本的培訓開始,然后幫助他進行制度的安排,幫助他進行組織架構的搭建,也幫助他建立針對性的套保流程設計。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對他的風險衡量給出建議,在決策過程中給他一些建議,具體操作過程中也給他一定的培訓,最后還有一個風險評估的跟蹤、事后評價。我們從源頭到最后的閉環作為整個流程,我們公司做ISO9000帶來一定的幫助,ISO9000標準,為我們給現貨企業設計完整而嚴密的套保流程提供參考。

我們研究部門會參與整個流程的部分環節,比如培訓這個環節我們可以參與,制度設計、組織框架、流程設計由于我們已經有現成框架以后就可以把它作為一個模板,無非是根據不同企業的權力結構,適當地做一些調整,然后,風險度量這一塊研究所也做會做很多工作,根據企業的不同裁定不同風險度量來幫助他決策、輔助他決策。具體操作方面,相對而言業務部門指導得比較多一點,研究所則是根據客戶的需求提供建議。事后評價部分研究所會根據企業的需要幫他們設計一些表格。

這就是我們在幫助行業客戶上,慢慢的形成的一整套的配套服務,假如說客戶有這個需要,我們就提供這一攬子服務。我們服務一些公司曾經采取過收費制度,而且有些客戶也認同這樣一套制度,從這個角度我也看到了研究機構在服務過程中所能創造出一些價值。

 

期貨中國4:南華商品期貨指數(NFI)已經越來越受到投資者的關注以及認可,諸多投資者以及機構都把它作為國內商品指數的標桿,您覺得目前南華商品期貨指數是否具備作為國內權威性商品期貨指數的條件?

朱斌:南華期貨研究所是中國最早開始涉及研究商品指數的研究機構,而且我們(南華商品期貨指數)是從02年開始的,一直沒有中斷過,一直都在做,這個指數在演變過程中,我們也進行了多次修改和調整,我個人認為我們在指數方面的設計、理念方面或者說是編輯方面處在國內的領先地位。像國內的有些指數,可能只停留在我們幾年前的水平,因為我覺得他們的指數不能反映真正的投資收益,而我們的指數充分考慮到從投資的角度進行設計。南華為了增強這個商品指數的權威性,也做了些努力,比方說跟第一財經合作,把南華指數改為第一財經南華期貨指數,這是用第三方來增加它的公正性。為了讓這個指數應用更廣泛我們也在富遠上發布,我們在第一財經的系列媒體也在發布,在證券市場上常用的萬得資訊上也可以看到南華指數,我們在提升影響力方面還是做了比較多的工作。這幾年一些國際交易所也跟我們多次接洽,希望把我們的指數放到國際交易所平臺上進行指數操作,他們很感興趣,但是我們考慮到這個指數可能涉及的法律問題(就像新加坡的“新華富時”),一直沒有完全定下來。

那么國內能不能上市商品指數?我覺得目前關鍵還是政策性突破的問題,還有在商品市場上能不能認同現金交割的問題。即使南華指數沒有上市,但是它在投資方面也可以給我們的投資者帶來很多幫助,比方說南華指數是商品投資的基礎,同時南華商品指數可以做出很多有價值的產品。我們的研究團隊推出的以南華指數為基準的動量策略運行幾年下來,效果相當不錯。所以說很多的產品設計一般是要建立在一個比較好的,能真正反映投資收益的指數基礎上,而目前國內的期貨市場上還沒有這樣的一個產品,那么南華為什么能在量化投資上能做得比較前面呢,因為我們有個好的數據,現在很多人搞的一些指數數據是不準的,它的長期測算是失真的。以后在量化投資上人們要做很多的創新,沒有一個好的可驗證的數據,那簡直是緣木求魚。

 

期貨中國5:目前股票指數已經有期貨合約了,您覺得商品指數的期貨合約是否也已到了較好的推出時機?

朱斌:股指期貨推出以后,至少現金交割的理念可以被慢慢接受,這對于商品指數的推出,掃清了一個非常巨大的障礙,現在關鍵是指數標的物的問題,雖然我覺得南華指數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指數,但是在目前中國的背景下,一家期貨公司要推出指數上市,可能會有失所謂的公正性。可能最現實方法,是由交易所層面出面,成立一個指數公司推出商品指數比較合適,曾經我們和上期所也有這樣的溝通,做過這方面的工作。但是推出一個全市場的指數需要三家交易所合作才行,如果交易所之間不愿意互換數據還是很難實現。現在比較可行的還是推出行業指數,比方說上海交易所可以推出一個金屬指數,這樣就不牽涉別的交易所,所以說指數期貨的推出需要一個契機,以交易所層面推出行業指數期貨我覺得可能更合適一些。這樣的指數期貨推出來后對我們投資者來說就是多了一個投資商品的替代,而且商品指數有一個最大的好處是它作為一個指數產品,對沖通脹的效果是非常好的。

 

期貨中國6:日前,監管層對“基金專戶理財業務可以參與股指期貨交易”的明確表態令基金公司“試水”股指期貨的積極性進一步提高。基金“入場”還有待期貨公司在風控、內控等制度上進行“輔導”,那么南華期貨在這方面做了哪些準備工作來服務基金公司?

朱斌:基金公司作為一個專業的理財機構,是一個專業的機構投資者,有很強的學習能力,也有良好的基礎,這是基金機構和一般的行業客戶最大的區別。對南華來說,我們認為以后期貨市場最大的參與群體就是機構投資者,包括基金、QFII、私募,所以我們對這幾塊的業務一直在努力和爭取。對機構的服務,從研究角度來看,我覺得可能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是資訊服務;第二就是技術鏈接或IT服務。資訊服務一直以來是基金公司非常看重的一項服務,它在做現貨股票的時候就非常看重券商的研究能力,現在它同樣的會把期貨公司提供的資訊服務作為一個比較重要的考量因素。在對基金的服務形式上,我們主要是兩類,一是上門路演,我們上海的研發中心曾多次上門給一些機構做路演;第二就是我們會提供一些專業的報告給一些機構,我們現在已經編寫了一整套的機構投資者服務手冊,從交易、風控、制度上提出一些建議,也編寫了兩大冊的關于股指期貨的操作意見、策略方面的研究報告,現在正在編撰第三冊針對機構投資者的股指期貨投資報告。

 

期貨中國7:股指期貨4—6月累計成交0.24億手,成交額21.1萬億元,參與客戶逐步增多,成交量穩步增長,2次交割也平穩完成,并且為期貨市場帶來增量資金約為100億元,您如何評價股指期貨上市3個月以來的成績單?

 朱斌:首先我認可從目前的股指期貨的交易情況來看,它的成績是比較喜人的,流動性充沛,而且功能也發揮得不錯,另外整個市場的交割非常平穩,沒有出現我們擔心的所謂的風波,套利機制也運用得非常好,基本上第一個月有很大的套利空間,但第二個月第三個月以后,套利空間馬上就縮小了,這說明市場套利的成長非常快,把不合理的空間打掉了,市場的效率非常高。中金所在股指期貨推出以后的風險控制非常得當,成交雖然很活躍,但總體還是保持理性的狀態,沒有出現不理性的、雙方對斗的情況。

但是我覺得不足之處還是有的:真正所謂的專業機構,受法規的限制,遲遲不能入場,包括基金、QFII、陽光私募,券商自營雖然可以入場,但是相對而言還沒有大規模的動作。也就說在這三個月的時間,我們還在一個培育市場的過程中,真正應該對沖風險的參與群體還沒有入場,我覺得一方面是人的原因,他們對股指期貨不了解,第二就是政策原因,政策有些方面還沒有解決,讓他們入不了場。對期貨公司而言,也是喜憂參半,股指期貨這么大的一個交易品種的出現對期貨公司的發展是意義重大的,但股指期貨上市以來出現了一些讓我們擔心的事情,有一些公司為了市場份額把傭金殺的非常低,導致整個市場增量不增收。這影響到期貨公司的后續發展,因為股指期貨是一個高端交易品種,你把它打到一個相當于賣白菜的價格,可是白菜的價格可能得到貴族服務嗎?也就是說價格戰讓投資者很難享受到期貨公司更好的服務,因為期貨公司沒有利潤,而服務都需要成本。這可能會影響到期貨公司后續的健康發展。

期貨中國8:股指期貨4月16日上市以來,國內股市接連下跌,股指也從掛牌基準價3399點一路下跌至目前的2600-2700點附近,業內關于股指是否是大盤下跌的“元兇”而爭論不休,您對此有什么看法?

朱斌:我覺得巧合不一定帶有因果關系,的確,4月16日上市股指期貨,股市就開始跌了,但是你再想想看4月17日我們國家發了一個房地產的國七條,我覺得這個才是影響市場真正的根本性原因。那么股指期貨到底會不會打壓市場,其實你去看看市場規模就知道,股指期貨目前的持倉最多就2萬手,相當于200億,而股票市場的規模有20萬億,你能想象200億的市場能把20萬億的市場拉下來嗎?這從邏輯上是不現實的,事實上也是不可能的。

為什么有人會對股指期貨有這個感覺(元兇說)?因為股指期貨是一個指數化交易品種,它對信息的反映比較快,也就是它的下跌只是反映了利空消息,股指期貨只是一個報信者,而不是壞消息的來源,它是這樣一個角色。我們為了這個問題研究部門做了一個課題,就是股指期貨是否助漲助跌,我們得出的結論還是比較有趣的,它助漲不助跌,可能你覺得比較奇怪,為什么呢?利空消息股指期貨反映得比較少,利多消息股指期貨反映得比較強,基于這樣一個特色我們得出股指期貨容易助漲不容易助跌。

當然,股市的漲跌有它自身的運行規律,我認為作為任何一個理智的投資者,都不能把自身在市場上的變化歸結于外因,就是說投資者做股票虧錢了,把原因歸結到市場上,這都不是你真正虧錢的原因,虧錢的原因還是在你自己沒有把握好市場,假如你永遠要把自己虧錢的原因歸咎于市場,我覺得你永遠不可能成為市場的贏家。作為一個投資市場,投資者要明白盈虧只有自己來承擔,你虧損的原因一定要從自身去找,不要簡單的歸結到外部原因,但是很多投資者喜歡把虧損的原因歸結到外部,這跟人性的弱點有關系,因為虧錢的時候總希望把自己的壓力推給別人,就是人犯錯誤總喜歡找第三者,但是股票市場也好,期貨市場也好,錢總是自己虧的,你找第三者也沒用。所以說我們最好還是從自身角度去理解問題。

 

期貨中國9:目前商業銀行參與股指期貨的準備工作盡管已經就緒卻難以成行,相關辦法至今尚未出臺,您覺得監管層是出于什么顧慮遲遲沒有放行銀行參與股指期貨?

朱斌:首先監管層對衍生品的認識上還有一定的擔憂或恐懼,就是難以把握,所以寧可求穩不求快,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可能商業銀行的內控制度方面還不夠完善,或者至少還沒接受市場的檢驗,不夠讓監管層放心。第三個方面,商業銀行也好,包括監管部門也好,還缺乏一些壓力。另外,我覺得銀行是目前中國最受保護的金融機構,在這個呵護下,銀行參與到衍生品市場總體來說還保持一種非常警惕、謹慎的態度,這跟我們的銀行還沒有真正的市場化有關,假如真正進入市場化,競爭非常激烈的話,銀行參與股指期貨應該說是必然的。

 

期貨中國10:金融期貨推出以后,許多券商系的期貨公司由于有券商的強大金融研究力量支撐,已經在金融期貨市場占據了有利位置,而南華期貨在金融期貨研究這塊將以什么樣的方式去應對未來金融市場嚴峻的競爭形式?

朱斌:和券商系競爭,我們要了解它的優勢,我覺得對券商對大盤的研究有一定的優勢;第二,券商自身實力比較雄厚,有人才優勢;第三,有些大的券商,它的品牌比較強大;還有一塊優勢就是券商有豐富的客戶資源。這個是目前券商系的優勢。

對傳統系期貨公司來說,優勢在于長期的衍生品交易的經驗,對于期貨市場的理解比較深刻。對我們來說,在這種背景下,我們怎么去競爭?應該是發揮我們的優勢,同時要準確地定位,我們要了解自己的短處,針對自己的短處不斷學習,形成我們的后發優勢。券商系公司有很多優勢,但這些優勢都在于券商本身,它不一定會完完全全的帶到控股的期貨公司,中間還有很大的隔閡,我們真正的競爭對手還不是券商本身,而是券商控股的期貨公司,所以在期貨研究方面我們的研究機構還是具備一定的優勢的。

作為一個研究機構,我們要有一種競爭的意識,我個人認為,在競爭中的成長,成長的腳步更加扎實、更加快。所以說我們也歡迎券商系期貨公司對研發的投入,這也會促進我們傳統的期貨公司進一步的成長。我們也應該未雨綢繆,要提前規劃,因為剛才我講到股指期貨推出以后產生的傭金戰讓我們感覺到期貨公司的通道服務是有盡頭的,它不可能無限量增長,目前它就陷入了一個比較尷尬的境地,那么在這種背景下,期貨公司一定要尋找新的盈利模式。那么新的盈利模式怎么來?我覺得這就是我們研究所應該有所作為的時候,研究所應該做到能給客戶真正帶來價值,并從中帶來收益,這就是我們研究所的價值。對于未來,雖然有些工作還做不了,但是準備工作我們可以開始做起來了,所以說研究所真正的競爭還在后面,現在的競爭還談不上很激烈。

 

期貨中國11:前段時間中金所全面叫停了高頻交易,證監會也對目前逐步發展的高頻交易、程序化交易進行全面摸底調查,對此市場褒貶不一,有人認為高頻交易有礙市場公正,而也有人指出叫停高頻交易正如高速公路上要求全部以40邁車速行駛,以犧牲效率杜絕事故。對此您怎么看?

朱斌:其實對這個問題,就是一個權衡,我覺得有兩個權衡:一個是所謂的不公平的競爭和效率的權衡,相對而言高頻交易利用計算機的高速度,的確對普通的投資者會產生一定的優勢,特別是對原先的傳統的短線手工交易者,它的優勢更加明顯,這個可以稱為不公平的競爭,但是由于他們對市場也帶來了貢獻,帶來了巨大的效率提升,包括流動效率,包括偏差會迅速的縮小,比方說短期出現的一些不合理的偏差,高頻交易會迅速吃回去。所以說我們在這一個權衡中到底選哪個,我個人傾向應該以效率為先,因為平等的競爭方面基礎條件其實是一樣的,你也可以做這方面的投資。

第二個權衡就是套保者和投機者的關系,投機者把高頻交易也好,程序化交易也好,定位在投機角度,而我們的股指期貨定位在為套保者服務,那么我們就問,套保者和目前的程序化交易、高頻交易會不會發生沖突,是不是高頻交易者能把套保者的效率給降下來,或者投機者的收益來自于套保者的虧損,就是高頻交易投資者的收益來自套保者的虧損?我覺得這個關系不是這樣的。套保者他交易頻率比較低,高頻交易對他來說其實是沒有風險的,高頻交易的獲利也不是來源于套保者。從這個角度來說的話,正是有一個非常好的流動市場,套保者的交易才會顯得成本低,所以從這一個權衡關系來看,我覺得似乎程序化交易也好,高頻交易也好,不會損害到套保交易。高頻交易程序化交易現在對哪一些人壓力比較大?就是剛才講到的,對原先的傳統的交易者帶來的壓力比較大。

我們還應該從市場化的角度來思考,就是事物總是在不斷地發展,高頻交易是不是永遠賺錢?程序化交易是不是永遠賺錢?程序化交易和高頻交易也在不斷地演化過程中,美國的高頻交易現在要做低頻了,高頻現在很難賺錢了,因為它競爭太激烈了,這種背景下我覺得國內的高頻交易者也不會永遠賺錢,在一定的市場情況下它也會走向終點,所以不用太擔心。

 

最新資訊

    TOPS
    • 周排行/
    • 月排行/
    • 總排行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 你喜欢什么不重要 重要的是赚钱 湖北襄阳卡五星 七星娱乐首页 听说买货车跑货拉拉很赚钱 兰州攒劲麻将有技巧吗 企业炒股赚钱要交税吗 微信昆山百搭麻将 2016如何用电脑赚钱 只停留在工作就是赚钱 赚钱中英文 微彩能赚钱吗 博乐彩票网址 虎牙直赚钱 1.80星王合击那个赚钱 苹果锁屏能赚钱的app 吹鼓手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