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貨業績跟蹤評估系統 導師采訪:裘一平

2018年10月18日 ·  
   

裘一平:大地期貨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浙江大學經濟系碩士、高級經濟師

曾任遠通期貨副總經理、金迪期貨常務副總經理

相關鏈接:期貨中國專訪裘一平:風險控制是一種制度安排

 

訪談精彩語錄:

股指期貨出來后,尤其在大量的券商背景期貨公司出來后,所有期貨公司處在一個“拼爹”的階段。

現在160多家期貨公司,數量上已經過多,尤其是在互聯網時代,市場本身的容量可能不需要有這么多的期貨公司,服務全國客戶只要少部分的公司就可以了。

期貨行業中介機構的洗牌是必然的。

有很多處于邊緣的公司今后可能會被徹底邊緣化。

盈利模式的多樣化絕對已經開始了,我們現在必須做準備,否則,那就離被市場淘汰的時間不遠了。

在“拼爹”時代,股東單位的支持已經成為期貨公司今后能否站穩腳跟的關鍵因素。

在目前的政策導向下,今后洗牌是必然的,或許就是互相之間的兼并重組。

金融期貨拼的不是當前,有抱負的公司肯定會立足于長遠,對于股東來說也是一樣,該投入的時候還是要投入,不要過分拘泥于當前的凈資產收益率。

首先我們有“心”去幫助客戶盈利,或者說我們認為幫助客戶盈利才是我們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方面。

對于貼近實際操作,貼近為客戶一線服務的研發,我們投入的非常多,而不是盡出些套路式的報告。

真正優秀的客戶,往往集研發與操盤為一體,這樣的客戶對我們公司的研發也是一種促進。

產業客戶的保證金達到了公司總保證金的30%以上。

套利是一種獨特的投資方式,它的理念與投機是完全兩碼事。

套期保值操作不當的話,產業客戶立馬就會厭惡期貨市場,而套利能讓客戶更從容更全面地了解期貨市場。

在缺乏一個持倉量、成交量都比較大并且投機成分充裕的期指市場的前提下,大機構的進入只是一個幻想。

多大的池才能容納多大的魚,小池塘是經不起大機構來折騰的。

我始終認為期貨就應該是專家理財型的,應是有資產管理的,并不是每個人都要自己做。

2010年,浙江板塊是喜憂參半,這是實事求是的評價。

在股指期貨大發展的一年當中,浙江的期貨公司迅速被上海和北京趕上甚至超越,今后這個趨勢還是會持續下去。

以直觀的、市場化的方式去衡量你的投資咨詢人員以及投資咨詢服務是否配收錢,配收多少錢。

研發人員有幾個層次:一、人云亦云,二、言之有物,三、言之有理。

對于期貨公司來說,期貨投資咨詢業務的推出,象征性意義更大。

股指期貨是我們的第一個大合約,從這個角度來說大合約也未必不活躍。

如沒有大量投機成分做鋪墊,就不可能有金字塔中上層的大機構的介入。

有一定的投機成分才能支撐套期保值,才能支撐機構客戶;同時,有大機構客戶的廣泛參與,這個市場才能成為一個合理發揮功能的市場。這兩者之間是相輔相成的,偏向任何一方都不行。

去年,我曾講過一個“溫度計”理論,即期貨價格上漲其實是對過熱經濟的客觀反應,而不是過熱經濟的原因。人發燒了不要怪溫度計。

超常規發展態勢下,我們太需要這種強勢監管來促使期貨公司、交易所、投資者等市場各方參與者檢點自己的行為,梳理自身的不足。這樣一些不好的東西就會被驅除,期貨市場會更健康。

在通脹周期下期貨市場會遇到更大的壓力,也更容易被“妖魔化”,每一個市場參與者都應該分擔這種壓力。

“金融中心”是一種制度安排,并不是一種有形的東西。

期貨中國1、裘總您好,感謝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期貨中國網的專訪。2010年又是中國期貨行業發展的一個大年,大地期貨的增長也是如此,請裘總介紹一下大地期貨2010年和2009年相比,在客戶權益、成交額、公司利潤等方面的具體增長數據或比例?

裘一平:2010年相對于2009年來說整個行業發展都非常快,整個市場成交額達到了309萬億,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數字,我們國家的商品期貨成為了世界第一。大地期貨的一些經營指標還是跟上了行業的發展,比如保證金增長了100%,成交額方面也有一定的增長,但是沒有與保證金達到同比例的增長,同時由于我們沒有券商背景,所以在股指期貨方面表現不是很出色,拖了后腿。當時有一句話:增產不增收。可能很多期貨公司都有相近的地方,就是權益獲得了大增長,但是成交額沒有達到預期那么大,利潤更是沒有同步增長。大地期貨2010年的利潤和09年大致持平,所以我們總體來說是喜憂參半,優勢和劣勢都比較明顯。尤其是去年,對于大地這種本身營業網點不多、人員儲備不多、以商品期貨為主、又沒有券商背景的期貨公司來說,金融期貨大發展反而成為了我們的拖累。這樣就迫使我們去考慮公司今后的定位,對接下來的發展做一個中長期的戰略規劃。

期貨中國2、2010年5月初,大地期貨完成增資擴股,中國企業500強排名中位居第180名的浙江省國際貿易集團成為大地的控股股東,浙江國貿集團積極發展“商貿流通、金融服務、產業投資”三大業務板塊,大地期貨在整個集團中將扮演怎樣的角色?可以獲得哪些資源?

裘一平:去年5月,我們完成了大股東的變更,同時也完成了增資擴股。浙江省國貿集團成為了我們的大股東,它是一家以幾家外貿集團合并而成的大型國有集團,在全國500強當中位置也比較靠前。國貿集團實力很雄厚,從它成為大地的大股東后,我們同步進行的就是增資擴股,從原來的3000萬增資到了一億。所以說,國貿集團成為大地期貨股東之后給我們帶來了實質性的支持,讓大地期貨在去年的市場大發展中能跟上步伐。

國貿集團在十二五規劃當中有“商貿流通、金融服務、產業投資”三大業務板塊,我們處在金融板塊中。目前集團的金融板塊尚在構建當中,大地期貨是集團金融板塊成建制的、系統運行的第一家公司。今年可能會有信托以及與外資合資的保險公司加入進來,以后包括參股的銀行、基金管理公司等都會陸續成立。所以今后的兩三年之內,國貿集團會擁有一個比較完整的金融服務板塊。

傳統的商貿流通在貿易全球化的背景下肯定會出現新的模式。而期貨市場以大宗商品為主,因此大地期貨給集團提出了一種大的、全新的商貿流通形式的設想,結合期貨市場與傳統商貿流通,更新原來的盈利模式,這方面我們想做一定的探索。大地不僅擔負了集團金融板塊第一家公司的重任,同時也需要做好與傳統商貿流通板塊的互動,探索一種新的盈利模式。期貨市場是一個非常好的平臺,是一個風險管理平臺,是一個新型業務模式必須運用的平臺,大地期貨在這方面所扮演的角色非常關鍵。

股指期貨出來后,尤其在大量的券商背景期貨公司出來后,所有的期貨公司處在一個“拼爹”的階段。現在160多家期貨公司,數量上已經過多,尤其是在互聯網時代,市場本身的容量可能不需要有這么多的期貨公司,服務全國客戶只要少部分的公司就可以了。在這種狀況下,期貨行業中介機構的洗牌是必然的。這個洗牌會以重組或是股權轉讓等形式出現,可能會有比券商更大的企業甚至國際財團參與到洗牌過程中。有很多處于邊緣的公司今后可能會被徹底邊緣化,除非它找到了一個好的股東,以后依托股東資源形成其獨特的盈利模式。

盈利模式的多樣化絕對已經開始了,我們現在必須做準備,否則,那就離被市場淘汰的時間不遠了。在“拼爹”的時代,股東單位的支持已經成為期貨公司今后能否站穩腳跟的關鍵因素。現在的政策導向也是如此,創新業務有規模的要求,有注冊資本的門檻,投資咨詢業務需要有一個億,今后CTA可能至少需要5億,境外業務可能至少需要10億。目前還只是說到這三種,今后可能會出現更多的創新業務,不同的單項許可牌照要出來,肯定會對期貨公司的凈資本提出更高的要求,也就是說你有實力才能做這件事情,沒有實力就趁早撤。所以在目前的政策導向下,今后洗牌是必然的,可能就不會像以前那樣是單純的大股東的轉換,或許就是互相之間的兼并重組。我們大地期貨的股東換了之后,原來在發展上遇到的各種瓶頸已經打破。國貿集團實力雄厚,至少能夠支撐大地期貨中長期的發展。

期貨中國3、隨著中國期貨市場規模的逐年擴大,還有相關創新業務的醞釀和推出,對期貨公司凈資本的要求越來越高,很多期貨公司目前的資本金可能很快就“不夠用了”,請問大地期貨在近幾年內是否還有增資的計劃?

裘一平:大地期貨去年5月完成了第一次增資,從3000萬到一億,截至去年年底,我們的保證金規模就已經接近上限。2010年的發展確實很快,因此我們在去年年底就提出了增資計劃,現在正緊鑼密鼓地進行著,如果進展順利,預計今年上半年就能完成第二次的增資,這次增資的步子會相對大一點。

期貨公司也有自己的困惑,就是“增產不征收”,保證金增長了,但是成交額未同步增長,成交額的增長也未帶來利潤的同步增長,這對我們的壓力比較大,是比較現實的問題。金融期貨拼的不是當前,有抱負的公司肯定會立足于長遠,對于股東來說也是一樣,該投入的時候還是要投入,不要過分拘泥于當前的凈資產收益率。

期貨中國4、隨著市場結構的逐步變化,專業投資者、機構投資者的比例穩步上升,交易的安全性、快捷性和便利性已經成為廣大客戶的基本需求,大地期貨這兩年來在軟硬件的投入方面是否有所升級?

裘一平:目前,通道服務還是期貨公司的核心業務,而通道服務的核心就是軟硬件、IT方面。我們也緊跟行業的步伐,在機房建設、軟硬件的投入、為客戶提供專業化個性化的服務以及快捷性、安全性、便利性等各方面,投入較多。隨著股指期貨的上市和發展,今后可能更多的是專業投資者和機構投資者,目前來說要求比較高的都是一些機構客戶,他們還沒有大規模地進入期貨市場。一般的專業投資者,尤其是只做商品期貨的專業投資者,他們沒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有些只有一點程序化交易的要求,他們對交易速度更加關注。對于程序化,大地針對產業客戶設計了一套行之便捷的初步程序化交易模式,也在被一些客戶運用,得到了一些客戶的好評。當然,由于這行業發展非常快,今后隨著大規模機構客戶的進入,對這方面的要求會越來越高。現在可供選擇的軟件供應商和硬件供應商并不多,尤其是軟件方面,由于相對比較壟斷,我們想在這方面投入,但是很多東西能否符合客戶的要求心里也沒譜。

期貨中國5、大地期貨的客戶盈利能力是行業內津津樂道的,請問裘總,主要是哪些方面的服務和能力促進了客戶在交易上的盈利?

裘一平:這的確是大地期貨備受關注的一點,大地的客戶連續四年大規模盈利,盈虧相抵后盈利甚至超過當年的保證金。我們也在總結,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從我們企業文化角度上來說,有很多事情有心才能做好。我們的企業文化中有這樣一個層面,即“追求共贏”,就是把投資者和大地期貨的共同成長當作是核心價值理念的追求方向。這一點也體現在我們平時的措施當中。首先我們有這個“心”去幫助客戶盈利,或者說我們認為幫助客戶盈利才是我們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方面。在這個層面,我們完全可以做得比其他期貨公司更好,對客戶的服務更好一點,更敬業一點,更專業一點,那么相對來講,就能夠為客戶的盈利做出更多的貢獻。

我們的這種核心理念也體現在對研發的極端重視上,對于貼近實際操作,貼近為客戶一線服務的研發,我們投入的非常多,而不是套路式的報告。我們做了很多的調研,主要是針對一些熱點問題的調研,像去年針對棉花、橡膠、白糖我們做過很多次深入市場的調研。另外我們對宏觀經濟形勢的研判這方面也投入了相對比較大的精力,現在宏觀因素對商品波動的影響越來越大,尤其是金融風暴以后。所以對客戶還是起到了一定的幫助作用。

當然,客戶盈利是客戶自己的事情,是客戶自己的能力體現。我們有比較好的核心客戶群體,這些核心客戶群體對我們的研發來說也是一種提升。真正優秀的客戶,往往集中了研發與操盤為一體,這樣的客戶對我們的研發也是一種促進,他會適時地提出一些課題讓我們去研究,同時我們的研究對他也是一種促進,由此在研發方面我們跟客戶之間形成了良性的互動,因此我們的客戶群體就會相對比較穩定,這一點也非常關鍵。

我們對產業客戶投入的精力也比較多。產業客戶往往以套利、套保為主,這一類客戶即便虧損也不會太大,他們都是以相對比較穩健的方式去追求盈利。產業客戶的保證金達到了公司總保證金的30%以上,這也是我們整個客戶群體盈利面相對比較大的一個原因。

期貨中國6:我們知道大地期貨在橡膠等品種的研發水平比較高,在其它品種的研發投入是怎么樣的?特別是股指期貨,大地有沒作為重點研究品種?

裘一平:對于股指,我們去年是想把它當成一個機遇來抓的,股指必須是落地開戶的,我們網點少、人員少、又無券商背景的缺陷被放大了,盡管公司的客戶在股指投資上收益比較多,但是我們在股指方面總體做得并不好。客戶在股指上賺了錢,這也只能說明我們的客戶對這一品種有一定的盈利能力。股指期貨更多地體現了宏觀經濟,大地期貨盡管把股指也作為一個研究的重點,但目前來說雖有投入,還沒看到很大的產出。對整個股指市場的開發我們還是在努力過程中,沒有像預想的那樣能夠抓住股指這個機遇。

期貨中國7:大地期貨在套利研究方面走在比較前面,請您介紹一下大地套利的研發和服務?

裘一平套利是一種獨特的投資方式,它的理念與投機是完全兩碼事,套利是講對沖的,與純投機相比,它的投資理念、方法和研究方式都不一樣。大地期貨在這方面可以說有一定的傳統,套利的理念是很先進的,它可以規避一些大的系統性風險,所以我們比較重視。大地的一些客戶也在做這方面的工作,我們在軟硬件方面做了一些研究和支撐,比如我們自行開發了一套“套利王系統”,就是為套利客戶所服務的。

從研發角度上來說,我們不單是重視,同時也提供一些獨特的研究報告為客戶服務。套利分很多種,從低風險偏好,尤其是國有企業會參與的一些無風險套利、跨期套利,到相對有一定風險的跨市場套利及跨品種套利等等,它們的風險都不一樣,這些方面都在為客戶做研究,和客戶之間有一種良性互動。大地的確投入了很多的人力物力,目前所獲得的效果也不錯,尤其在產業客戶的服務過程中,以套利作為一個突破口,起到了較好的效果,比純粹的以套期保值去開發產業客戶,效果要好得多。套期保值做得不好的話,客戶立馬就會厭惡期貨市場,而套利能讓客戶更從容沉穩地了解期貨市場。

期貨中國8:目前股指期貨的參與群體中機構客戶還比較少,您覺得隨著較多機構的進入,股指期貨市場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裘一平:我認為股指期貨市場的結構發生一定的變化以后,機構投資者才能進得來。目前股指期貨市場多的時候才只有3萬多手的持倉量,如此小的量是不可能容納這些機構投資者的。機構投資者以股票公募基金為主,包括一些股票私募基金。私募基金往往做一些特定方向或一些特定股票,不可能進行大的配置,這就和現在的滬深300股指的相關性不大,這樣一來,私募想用股指期貨去套系統風險的機會就不會太多,所以私募參與進來還有很大的障礙。

對于公募來說,它管理的資金非常龐大,現在已有幾十家基金管理公司,二三百只基金。已經和期貨公司一樣泛濫了,今后的基金可能連發行都不是那么容易了。而他們在投資方向上又嚴重趨同,如果一家想做空,可能大家都會想著去做空,如果一家想套保,大家可能都會去套保,那誰來給他們對沖呢?所以在缺乏一個持倉量、成交量都比較大并且投機成分充裕的期指市場的前提下,大機構的進入只是一個幻想。目前有些機構在進入,正規渠道上說其效果還可以,但是我個人表示懷疑。多大的池才能容納多大的魚,小池塘是經不起大機構來折騰的。所以這個市場還有待培育和發展,同時要依靠制度創新,不然機構客戶的大規模進入還是一個比較遙遠的事情。

期貨中國9、有專家認為股指期貨上市以后,我國的期貨市場將逐步從自主交易時代過渡到產品購買時代(更多投資者自己不直接參與交易而通過購買某項產品參與交易,或不僅僅靠自己的能力交易而在某項服務的支持下交易),大地期貨在產品設計、產品創新方面是否有所準備?

裘一平:從中長期角度來講可能會有這個趨勢,從現在證券、基金業的發展可以證明有這個趨勢存在,但是我認為這個過程在期貨行業里會非常漫長。因為現在的期貨公司業務單一,同質化嚴重,缺乏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創新業務的開創還是相對比較緩慢和謹慎的。期貨公司想做產品創新,但沒有這方面的人才,也沒有各方面的儲備,因為現在的制度設計是嚴格禁止你去儲備,嚴格禁止員工去操作期貨,期貨公司憑什么出具體的產品?也不能證明你比投資者厲害在哪里。再加上中國市場經濟發展到現在,“信用經濟”還是在初建階段,整個國家的信用體系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之前,一般的投資者往往相信自己,不相信別人。現在在基金投資方面,就有很多人認為已經上當了,覺得買基金還不如自己做。

當然,這種趨勢是肯定的,也是今后發展的大方向,我始終認為期貨就應該是專家理財型的,應是有資產管理的,并不是每個人都要自己做,包括股票也是這樣,但這個過程對于我們國家來說,由于環境氛圍不搭配,整個市場發展還沒到這個程度。任何突破都是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如沒有一個鋪墊,離目標就會很遠。所以目前大地期貨在產品創新方面無法做太多的準備,當然我們可以學習、可以儲備人才,但這還是在紙上談兵的過程當中。在軟硬件方面,大地期貨可以和一些軟硬件的開發商一起來做這個事情,以程序化交易為突破點。當然,將來以第三方機構專門來做這種事情的可能性比較大,就像證券領域的同花順,今后在期貨領域肯定也會有這樣的專業機構。只有這樣,行業才會有生命力。

期貨中國10:大地期貨的“期貨投資者風險教育培訓”已經成功舉辦到四十期了,公司是出于哪些方面的考慮舉辦這樣一系列的培訓?客戶的反映如何?

裘一平:投資者適當性教育對期貨公司來說是一件長期的事情,尤其是我們核心價值理念里就體現了需要和客戶產生共贏,這樣就更需要把我們所會的東西教給客戶或是讓客戶更快地成熟起來,所以我們定期舉辦期貨投資者風險教育培訓。盡管參與的人有多有少,但是我們認為只要堅持下去,對大地期貨所服務的客戶來說是一件好事,如果投資者也能堅持下去,肯定會在系列培訓之后得到收獲,這是客戶提高操作和專業水平的重要步驟,在一定意義上,大地客戶的盈利過程中我們也是有功勞的。

目前客戶的層次不一,有些新手會學到很多東西,有些相對層次比較高的客戶就需要我們用比較高層次的方式去和他們交流,有些方面客戶和我們是一種互動的關系。有些客戶對培訓的反映較好,有些則認為我們還需要加強,不同的客戶有不同的需求,所以這方面我們會繼續做,而且會做得更好,我們會以系列化的層次出發,去服務各層次的客戶。

期貨中國11、在2010年,中國期貨市場的浙江板塊無論在期貨公司經營還是客戶盈利方面都取得了相對領先的優勢,就您看來,浙江期貨板塊在2010年最大的進步體現在哪些方面?

裘一平:2010年,浙江板塊是喜憂參半,這是實事求是的評價。比較好的一點就是浙江的投資者群體可能在去年都有不小的斬獲,這和浙江區域經濟的特點有關(資源消耗型),在價格上漲的通脹情形下,浙江的投資者更傾向于買入,很多投資者都收獲不少。另一層面來講,浙江板塊有好幾個概念,一個是投資者的概念,另一概念就是浙江的期貨公司,股指上市后對浙江的沖擊比較大。以往浙江轄區不管在保證金還是利潤及其他的各項指標上,都穩坐全國第一,但由于浙江沒有大券商控股的期貨公司,在股指期貨大發展的一年當中,浙江的期貨公司迅速被上海和北京趕上甚至超越,今后這個趨勢還會持續下去。

期貨中國12、另外,對新湖期貨“離開”浙江、投入上海“懷抱”這件事情,您是如何看待的?

裘一平:上海是中國一個重要金融中心,而浙江則是其“后花園”。所以我們能明顯感覺到新湖期貨到上海是為了尋求更大的發展平臺。

期貨中國13、2009年、2010年以海通期貨和國泰君安期貨為代表的大券商系期貨公司發揮出強大的后發優勢,如今從客戶保證金規模而言,它們已經進入到中國期貨公司的第一梯隊,您覺得這類公司的超常規發展是否具有可持續性?

裘一平:這確實是09和10年比較明顯的現象,他們的發展遠遠超過了其他公司,這種超常規的發展只要把握得好當然是可以持續的。其實話說回來,像他們這種公司只要把公司的名稱亮出來,在股指期貨以及今后的金融期貨領域就會有一席之地,當然股指和他們的相關性更大。以現行的制度設計,他們可以輕易的實現全國范圍內的網點布局,對他們來說,不發展才是不正常現象。他們的名稱,就是一種巨大的無形資產,“拼爹”時代,他們有最牛的“爹”。

當然今后金融期貨會有其他的品種,像國債期貨、匯率期貨、期權,等這些金融期貨品種出來以后,或者今后像銀行、大財團、國外股東等進入,形成第二輪洗牌,他們的優勢才會得到一定的削弱。券商大股東對這些期貨公司的支持不光體現在股指期貨,更延伸到了商品期貨。尤其是股指期貨高調宣傳到最終上市推出,經歷多年,媒體的任何報道都是不斷地在為期貨市場做培訓和宣傳,而大券商控股的期貨公司無疑受惠最多。所以這種發展應該是可持續的。


最新資訊

    TOPS
    • 周排行/
    • 月排行/
    • 總排行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